《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一/別離




即將至初夏的晚春的傍晚,白日開始長了起來,原本這時該是夕陽西落的紅霞滿天的時刻,天際卻還是一片的淡紅色霞光,夕日還未落下的西斜。

晴明邸也是一片的美麗橙紅色,窄廊上處處映著淡淡紅色光芒,陰陽師與武士對坐於微熱的廊板上頭,兩人面前各自擱著一盤放有一杯桂花釀的茶,而不是平時的酒。

這一點略教武士狐疑地皺起眉頭來了,邊抬首看著陰陽師悠哉地捧起杯子,喝著茶的愜意模樣,覺得奇怪地攏眉。

「晴明啊,今天為何不是酒?你不是最愛喝酒的嗎?」武士不解。

陰陽師一聽,笑著地擱下茶杯來,瞥了眼武士的質疑,道:「偶爾像這樣喝喝茶也不錯呀!博雅......」

武士雖然聽懂了,但是還是覺得晴明今天沒有準備酒瓶而覺得奇怪。

淺笑躍上陰陽師那張頗為安詳的面容。
「並非不準備......而是偶爾喝茶也不錯呀!就如同兩個人不能常常膩在一起一樣,會膩的嘛!博雅......」

武士聽著,唇角下垂,不高興地朝陰陽師句句逼問來了,「晴明啊!敢情你是在暗指一些什麼東西嗎!?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喔......」銳利的眸光瞥向一臉微笑的陰陽師的武士字字鏗鏘地道。

「我哪有呀!博雅,你多心了......」陰陽師以扇面掩去他的半張臉蛋,只餘那對細長的美眸。

「沒有嗎?」懷疑地一個傾身的博雅嚴肅地問,陰陽師卻不回答,僅是沉默。

過了許久,陰陽師在武士的執拗目光下才出聲:「其實......博雅啊~~不是每件事都像你所想的那麼簡單......人都是沒有耐性的,當自己對一件已做習慣的事膩了、厭倦了,便會逃開......」

「這算是人的劣根性吧!」陰陽師見武士沉默著,再語。

「就像某位大人常常有新的女伴一樣嗎?晴明......」武士問。

他實在無法想像那些喜新厭舊的大人們只是因為嘗鮮期過了,就開始對另外沒有交往的美麗女子產生遐想,那聽起來真的好......令人悲哀。

「所以那叫做”暫時性的別離”呀!也能說是”短暫的戀愛”......」陰陽師以袖掩住臉。

「聽你這麼說,這樣的”別離”還真是有種悲哀的味道啊......」武士淡淡地說著,心緒飛得好遠,因為他的戀愛也是”短暫的戀愛”......

但是,別離卻是永久的。

「博雅呀......真正的”別離”是”心的別離”喔......」陰陽師緩慢地說著,邊喝著桂花茶,嗅著那清甜的香氣的陰陽師頓了一會兒才繼續道:「當兩個人的心不再契合時,便是真正的”別離”了......因為兩方已經互不往來。那比”死”的別離令人覺得還要難受......」

「好深的道理啊!晴明,沒想到你懂這麼多呢!」武士驚奇地瞪向悠然喝茶的陰陽師,佩服的目光教陰陽師渾身不自在地放下了杯子。

「沒的事,博雅,其實你懂的比我還多喔......」陰陽師這麼神秘地說著,笑了。

「總而言之,晴明,你實在是個了不起的人啊......」武士睜眼嘆道。

「你也是呀!」陰陽師微笑。

武士被誇讚得不好意思抓著頭傻笑了......

「是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