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八/危險



土御門小路上頭的晴明邸在晨光中醒來。

明亮的陽光射入晴明邸,喚醒了晴明邸中的所有的植物和人。

一大早,晴明邸的主人自陽光的耀眼光束中緩慢甦醒,他就是平安京第一流的陰陽師,安倍晴明。

這時,陰陽師的使喚式神─蜜蟲已經早一步於主人前一刻醒來了,她端捧著一盆的清水與毛巾,端正立在陰陽師眼前,微笑地看著陰陽師擦淨了臉與手,然後對她說了一句話。
「謝謝妳,蜜蟲......」還是那張不變的微笑。

蜜蟲笑著頷首退了下去,待她消失於廚房內裡之後的不久後又自後院踱來廊前,懷裡還是捧了許多的花朵。

她的原形是隻蝴蝶。

接著,蜜蟲突然間一個轉頭望向那扇繪有桔梗印的大門方向,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瞬間換上一張面無表情的臉:「主人,有客來訪......」說著的同時,便將花束擱置於廊板上後,便前去開門。

陰陽師沉默不出聲,絲毫沒有客人來訪時的歡愉,由此看來,這位客人並非是陰陽師在等待的那名客人。

當蜜蟲將大門打開了一條細縫,任早晨的陽光射進門內,在大門還未完全被打開時,門外的客人要僕人一把將大門推了開的,毫不客氣。

蜜蟲也因此跌到地上。

陰陽師冷淡著眸光望向大門邊來,見是中訥言大人帶著兩個僕人闖進了他的宅邸,還傷了他的式,因此更加冷下臉色來了。

真是教人不愉快的早晨......一大清早的,就有麻煩找上門來了!

陰陽師暗自想著,見到中訥言時並沒有起身相迎的意思,中訥言的臉色馬上隱約青了一半,開口大喝:「真是個驕傲的陰陽師!看見我居然不起身迎客嗎!?」

陰陽師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什麼呀?門外有人嗎!?蜜蟲......」回眸望向蜜蟲正慢慢地立起,她因為陰師的話而搖頭微笑。
「主人,蜜蟲沒有看見......」

「你們──」中訥言臉綠了,僕人連忙替他出聲。

「果然主人如此桀驁不馴,就連侍女也一樣!!真不愧是白狐之子,是隻野獸!」僕人的粗言使得陰陽師微微皺眉。

但是,陰陽師卻哈哈大笑,轉回頭來,「說對了!所以......勸你們快些離開吧!」

「要是不呢?」中訥言被激起傲氣來,昂首道。

陰陽師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笑了。

◎◎◎

如此好的天氣,博雅一大早就步行到戾橋附近,打算到土御門小路上頭去拜訪陰陽師。

突然想見見晴明的臉。

不久,博雅見到晴明邸就在眼前時,便加快了腳步,帶著愉快的心情前行,正欲推開門之際,卻發現自裡頭蒼惶失措又萬分驚懼地奔出了三個人。

「哇啊啊啊啊──傳說是真的啊啊啊......」中訥言大人帶著兩名僕人逃出晴明邸的大門,似乎被鬼追的害怕。

「怎麼回事啊?」差些在門外被撞個滿懷的博雅搔頭疑問道,回頭時已見著了蜜蟲正站在自己面前微笑著,那張突然放大的臉蛋讓他差點驚叫出聲。

「博雅大人......」蜜蟲微笑,「請進......」

「喔!好......」博雅還回頭看向中訥言逃離的方向發著呆,蜜蟲只好再度催促。

進了大門後,按照平時的習慣,博雅走上廊板,坐到微笑的陰陽師對面,覺得晴明今日似乎不太一樣!?

「晴明啊......你今日的心情又好像特別好?」

「沒那回事......」

「那麼......」博雅睨了眼正在笑的陰陽師,手指指向門外,「中訥言大人又是怎麼一回事啊?我進門前你做了什麼!?」

「喔,只是嚇嚇他罷了啊......」晴明的紅唇邊浮起一抹淺笑,惡作劇得逞的微笑,看著博雅拾起地板上落了的紙式神瞧。

博雅見狀搖搖頭,「為何這麼做啊?晴明......」

「沒有原因,只是不順眼罷了......」陰陽師搖著扇子,四兩撥千金地回答。

博雅疑問地托腮看向陰陽師:「你不是說你家是全京城最安全的地方嗎?看來好像不是這樣嘛~~~~晴明......」

陰陽師呵呵直笑。
「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麼,反過來說也是一樣的呀!......博雅......」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