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七/淚



晴明邸裡頭一樣是個大晴天,藍空萬里、微風輕吹,美麗的清晨的窄廊下坐著兩個人。

陰陽師安倍晴明一臉的悠閒微笑,如星的瞳眸半瞇起,唇線微揚,那抹笑意襯著一身雪白的狩衣真是相得益彰,有如開得燦爛的一朵花兒。

這時的武士朝天伸著懶腰,大大地吐了一口氣,然後望向好友:「喂,晴明......」

陰陽師聽著,忙不迭地微笑,武士見狀覺得更奇怪了。

「晴明,平時的你都是這樣的嗎?」武士半猜想地托著腮,斜瞄了陰陽師那張但笑不語的臉蛋一會兒,問。
也不能怪他問這種問題了,實在是他覺得好奇得緊,每次他一來,晴明那張臉上只有那一零一號的表情,微笑地盯著他看,那種樣子真是令人覺得十分的......

唔!怪異吧......

會令人猜疑著,難道晴明只有那一零一號的表情嗎!?

沒有喜、怒、哀、樂的表情的一個人是多麼地奇怪呀!為何晴明老是微笑地看著一切呢!?這才是他真正想問的。

彷彿除卻了”微笑”,陰陽師沒有第二號的表情似的。

不過,這倒也不是博雅誇張,因為事實如此,武士老是見晴明一臉的笑容,那搖著扇子、什麼都曉得的模樣很......常見。

「你都沒有其他的表情了嗎?晴明?」武士好奇地傾身趨前地一個扯住陰陽師的衣領,雙眼瞪住陰陽師冷然眸子,狐疑地問。

陰陽師任他這樣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破天荒地沒有移開他的眼,笑了,「你在說什麼呀......我這不是在笑嗎?」指著自己鼻尖的陰陽師這麼說著,但是這樣還是無法說服武士。

「你的眼睛沒有笑,晴明......」武士倒是觀察得很是仔細,馬上予以反駁陰陽師的辯解的話,「你又在耍我了吧,晴明......」老把他耍著玩的晴明一點都不認真!

陰陽師掩住自己的微愕,還是笑臉一張:「沒有這回事呀!博雅......」

「瞧!你又來了!」武士收回身勢,又坐回原地,無奈地搖著頭看著陰陽師的漫不在乎,「晴明啊......我希望你能在難過的時候就說難過,我絕對不會笑你的!你這樣把所有的情緒都藏起來,我很擔心你知道嗎!?」武士心有戚戚地說著,抬眼覷向陰陽師。

陰陽師微笑,「我沒有難過的事呀......博雅......」還是那句脫出的話,為此,武士聽了之後,直瞪著陰陽師足足有十秒鐘沒移開目光。

「看什麼呢......博雅......」陰陽師不適應地掩住半張臉。

「你從來沒有對我說過內心的想法......晴明!也不在我面前流淚......這樣的你只會一直悶著,這樣不好!」武士認真地瞪著他。

陰陽師呵呵直笑,「博雅,為何一直介意我沒有流淚的這件事?」

「因為你從未表現出難過或是悲傷啊......晴明,忍住不是個好辦法,我是真的很擔心你呀!」

陰陽師聽著,緘默不語了,「博雅,謝謝你......」小聲。

「唔......」武士點頭,「所以,你現在會難過吧!?那就哭給我看吧!我不會取笑你的喔......」

陰陽師苦笑,「你有病......」

「喂~~晴明,我是關心你欸!」武士大嚷。

「......跟你一直談論這話題的我真的是個呆子,博雅......」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