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九/謊言



訪客一腳快步地踏入晴明邸裡頭。

這位客人便是晴明邸的主人的好友─武士殿上人,源博雅;他一身的淺褐色直衣,腳蹬著鹿皮靴,一臉的快意,見到了院中採花的蜜蟲時,還跟她打了聲招呼。

「蜜蟲,晴明在吧!?」

門裡頭的蜜蟲立即轉頭對著武士微笑道:「主人恭候已多時了,博雅大人......」

武士也隨之露出笑容,「是嗎?那我就進去了......」聲音輕快地響起。

當武士踏入晴明邸時,陰陽師已經正坐在自家的窄廊上賞花,欣賞著他面前擱著的一盆奇卉,一聽到腳步聲便緩然抬眸微笑。

「唷~~博雅,今天還真早哪!」說畢,還抬首仰望了一下天際大放光芒的烈日,在陽光底下的笑容是愜意自在的,笑得武士瞇起眼兒來。

「晴明,你有什麼好事嗎?看你似乎很開心......」隨著自己的話尾一落的武士馬上坐到陰陽師面前的廊板上頭了。

「哪有......」偷空覷了一眼武士的質疑,陰陽師輕扯唇線,笑得”有什麼”,「其實是某位大人送來的這盆花......」目光繼續盯著他面前的豔紅花朵瞧。

武士狐疑地跟著陰陽師的眸光覷向那盆花,「這花怎麼了嗎?晴明......」

「唔,不瞞你,這盆花能夠分辨何謂真語與謊言......」陰陽師抬手探向那花瓣,觸及它的柔軟。

「真的還是假的!?晴明......」武士一驚聲,瞪向那盆花,「可是......晴明啊!人若是得靠花來告訴你別人說的話是真是假,那麼人們就太可悲了啊......」武士轉念一想,回道。

陰陽師睨眼瞧向武士,微笑:「唔,這樣說是沒有錯,沒想到博雅也懂何謂真語謊言嗎!?」

武士點頭,「是啊!」

陰陽師將目光再移至那花朵上頭,手指刷過那翠綠得跟什麼似的葉片,一邊淡淡輕喃:「博雅啊…這世界必須要有”謊言”的存在的,雖然覺得可悲,但是,人類一旦沒有了”謊言”是活不下去的......」

武士沉默,聽著陰陽師突如其來的這句話,他竟然有種淡淡的悲哀感覺。

人,難道一定得活在充滿”謊言”的世界裡頭嗎!?

「博雅呀......」自花朵上回神的陰陽師搖著扇子笑看武士又在鑽牛角尖的模樣,「謊言有時候並非是那麼殘酷的東西啊!不是有句話叫做”善意的謊言”嗎!?每個人的情形都不一樣的......」

「可是......晴明,如果是我的話,我寧可聽見真語,我希望別人對我所說的都是實話而不是敷衍我的謊話啊!」武士辯解。

陰陽師微笑著搖首,在聽了博雅的真心話後。「博雅啊!你實在是太天真了......」

「晴明啊,什麼都好,只要你別對我說謊話就行......」武士以那雙誠摯的眼神直直盯著陰陽師,令他暫時發不出聲來。

再度歎息的陰陽師望著武士的堅持,「博雅,活在這世界上有許多的事是身不由己的啊!你要明白這一點......」

「我不管!」武士任性地叫了聲,「我不想你瞞我任何事,不是說了我們是朋友嗎!?若是如此,朋友要以誠相待啊!晴明,我也是絕對信任你的!」

「是嗎?」陰陽師扯唇一笑置之,對著那盆花一個傾首,「哦?它說博雅在說謊......」

被晴明的話給嚇愣了一會兒,「晴明!」武士不服地大喊。

陰陽師哈哈大笑,接著搖頭,不想繼續與武士爭辯了,「博雅啊,話說回來,我們還是先喝酒吧!別無端端浪費了一瓶的美酒喔…」微笑。

武士被陰陽師這樣一轉話,隨即把注意力移至不知何時已放在他面前的酒碟子上。

「說得對!晴明,來喝酒吧......」傻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