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六/羅生門



晴明邸內空無一人。

由於今晨在宮中發生了一件大事,所以陰陽師被左、右大臣叫到宮裡頭。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早上,左、右兩大臣與其他的官員正前往宮中面召天皇時發現偌大的宮中竟然沒有半個人,眾人猜疑地互覷了幾眼,便不約而同地開始在宮內四處走動,好尋找所有的人。

然而,四處一片的空蕩,根本沒有半個人的皇城像極了上演的空城計。

整件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了,因此,眾官員在尋不到天皇與其他宮中人的不妙與詭異情況之下,有人想出了一條計,乾脆請陰陽師來到宮中看看。

於是,接獲左大臣派至土御門宅邸的使者傳來的消息的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式神蜜蟲便前往宮中探查整件怪事。

因為,就連他的好友武士,天皇的親衛武士─源博雅也一併消失於宮中了。

傍晚,路經朱雀門的大路上,依稀可見一輛駛得疾疾有聲的牛車直往宮中的方向而去,而牛車前方是隻黑牛拖曳著車輛,牠身邊還飛舞著一隻尊蝶。
那即是陰陽師的專屬座車。

約莫不久之後,陰陽師到了宮裡頭,見到了左、右大臣和一群慌亂又驚惶不安的眾人。

照慣例盤問了眾人幾句的陰陽師在沒得到有力的答案之後,便轉往四處,並且吩咐眾人先回各自的府邸以免再增加失蹤的人數。

眾人紛紛聽話地離開宮中,此時已是夕陽西下、月兒上梢的時間。

陰陽師見眾人皆離去之後,陰陽師與蜜蟲四處尋找奇怪的地方,就在和蜜蟲走走停停間,蜜蟲發現了一處不尋常的地方,就在宮中的美福門。

「主人......」蜜蟲皺眉地伸手遙指前方不遠的美福門,那是進入內宮最必經的地方,原本該是沒什麼好驚奇的,但是此時的美福門在月光下竟閃爍著奇異的綠芒,陰陽師心下一凜。

是”死門”......

不曉得有沒有人誤闖了這個門和羅生門......

陰陽師懷著質疑的念頭踱近”死門”,假如”死門”在這兒…那麼,那些消失的人必是被捲進了十二門中了......

糟糕!不快些救出他們的話......萬一誤踏”死門”就必死無疑......

陰陽師急忙地往反方向奔去,蜜蟲見狀也隨之拔足奔跑,來到與”死門”相反的另一邊,這兒應是所謂的”生門”。

「主人......」蜜蟲擔憂地望著陰陽師撩起衣襬,似乎打算闖它一闖,那副絕決的模樣很令人擔心。

「妳去守著死門,千萬不要讓其他人進去或是出來......交給妳了!」陰陽師吩咐著,一腳已經踏入”生門”,一手持咒。

蜜蟲點頭,便又往對面奔離。

陰陽師毫不猶豫地進入了生門......

◎◎◎

深夜,夜闌人靜時分,但是宮中卻不平靜,因為陰陽師自生門附近推出了好幾個大臣官員,天皇也包括在內。

但是,這些人還不及所有人數的一半,於是,陰陽師希望蜜蟲能夠再救出幾個人並且指引他們生門的方向。

再等了不久,生門又傳來一陣騷動,原來是有另一批的人們因蜜蟲的指引而找到了”生門”的所在,因此,陰陽師將”生門”的洞口擴大,好讓更多人能夠走出十二門。

就這樣過了一刻鐘,陰陽師終於向天皇確認了大部份的人數,現在只餘少部份的人還迷失在裡頭,陰陽師抬首望了眼即將天亮的天色,暗自著急怎麼還沒見到博雅的人影。

再不出現的話......十二門就要關閉了啊!

陰陽師心急地在洞口探頭,看著剩下的幾人一一跳出穴口來,還是沒見到博雅的人,這下子陰陽師可急得暗流冷汗,因為”生門”即將關閉了。

「還有誰沒出來的?」天皇要左大臣發問,陰陽師聽了暗自諷笑,沒出來的人還能答”右”嗎!?

陰陽師只得著急著無法出聲,等到天皇一一安撫完眾人並帶著宮人們回寢室時,陰陽師還悵然若失地立在原地,讓天皇一個拍肩以示慰他的辛勞,等到蜜蟲自另一方回來。

他還是立在原地,失神地盯著那洞口愈縮愈小,就當蜜蟲哀傷地看著陰陽師的瞬間,突然察覺他的動作。

「不行啊!主人......」蜜蟲拉扯住陰陽師的衣襬制止他再度進入”生門”。

「放手,蜜蟲......」陰陽師以沉靜的嗓音輕道,眼神直直盯著前方,「若他不在這兒,那麼我也不須在這兒了......」

「主人......」蜜蟲哀哀地看著陰陽師,就在一剎那間,”生門”突然有了動靜,她看到一隻手掌伸了出來,然後陰陽師毫不懷疑地拋開她的手往那手掌伸出手來,一抓───

陰陽師微笑燦爛奪目,「歡迎回來啊!博雅......」

博雅被他這麼一扯,整個人一傾身地倒在陰陽師那略嫌纖細的身軀上,與他一同跌到地上。

「晴明!!你還在等我喔!?」博雅大咧著孩子氣的笑容盯著陰陽師那百看不厭的笑容。

「唔......等你,不論多久都等你,博雅!」沒人發現陰陽師紅了眼眶。


※哇哈哈~~~~完成囉!!>w< 游走ing~~~~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