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三/狐



晴明邸裡頭是春天。

微暖的春意瀰漫在陰陽師的宅邸裡頭,四處都是鳥叫與蝶舞,但是並不包括正在廊上替陰陽師與其武士好友斟酒的式神,蜜蟲。

蜜蟲是陰陽師所使的式神之一,能幫忙陰陽師做許多的雜事,譬如說是打掃、斟酒、開門迎客、廚藝......,總而言之,只要陰陽師想要叫她做什麼,式神就會按照主人的希望前來幫忙。

那是一種極方便的使喚式。

就連陰陽師的師兄,賀茂家的保憲大人也使用一隻貓妖來當作是座騎兼式神,保憲大人都喚牠為”貓又”,因為貓又的尾端分岔成兩股;而,陰陽師─安倍晴明所使的式神,”蜜蟲”是隻蝴蝶。

倆人所使用的式的原形雖然不太相同,但是還挺有趣的。

安倍晴明一身優雅,唯美麗的蝶兒才能適合他,而他的師兄保憲大人則是古靈精怪,每次一來拜訪晴明,只會丟給晴明一堆的麻煩事,似乎也只有鬼靈精的貓兒能夠代表他。

這樣一想來便是有趣多了,不過,這並不是重點所在。

這天,博雅又自朱雀大路上前來拜訪晴明了,不多時便到了晴明邸門前的他仍然被蜜蟲迎進大門裡頭,陰陽師一早沒事做的閒散,早在等著他了。

臥在廊板上頭的陰陽師讓蜜蟲到廚房裡端出了梅子酒,與一盤的小魚乾,打算與武士聊天一直到傍晚。
「博雅呀......今日真是適合漫天談論別人的事情呢......」陰陽師微笑地接過蜜蟲遞來的盤子,微瞥了武士在看見自己面前擱置的一瓶梅子酒便笑了開。

「晴明啊......這是梅酒吧!味道真是又香又酸,口水都要流下來了呢......」武士動手拿過酒碟,自瓶中倒了一點酒液出來,嗅著那撲鼻的酸甜香味,忍不住飲了一口。

「真是好喝!」舔著舌尖的味兒的武士滿足地嘆了一句。

陰陽師見狀更是笑的更加燦爛了:「來~~搭些魚乾會更有味道的啊......」

武士高興地點頭,自陶盤裡頭抓了一把灑了鹽的魚乾放入口中,那些味道果真令武士忘不了。

「唔......好好吃!晴明......」

微笑地端捧過酒碟的陰陽師看著武士那咧開嘴的微笑時也跟著露出笑容了。

「不過......」吃完魚乾的武士直盯著晴明的臉龐不放。

「什麼?」陰陽師沒有注意武士的目光已經緩慢飄向自己唇角邊的笑意了,輕笑地問著。

「你笑起來真的跟某種動物好像呀......」武士盯著陰陽師的笑容,看到發怔。

陰陽師緩慢抬首,瞪眼。
「什麼話啊?博雅......」

「好像狐狸......」武士定定地瞅著陰陽師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忽然間狐疑地道,「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隻狐狸......」

陰陽師差些讓酒噎著,「你又在胡說什麼啊......若我真是狐狸,我第一個把你吃了......呵呵呵!」媚眼一瞥的陰陽師讓武士這麼一瞧地,臉紅了。

「說什麼啊!晴明!你就愛耍著我玩......」咕噥。

「我是應你的要求嘛!」陰陽師說得好似是真的,把臉端近武士,「要不,我變回原形讓你瞧瞧好了......」說得眉飛色舞的陰陽師看著武士的臉色在聽完他說的這句話時變得又青又白的模樣,笑出聲了。

「哈哈哈哈~~~~你相信了!你竟然相信了!哈哈哈哈......」陰陽師笑不可抑。

「晴明!」武士尷尬地大吼,跳腳。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