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三五/橋



日本的平安時代,據說是個陰陽相生的時代。

這時代的人們非常地相信神、鬼與命運,因此,宮中因而建立了”陰陽寮”專門培養那些天生就具有特殊潛能的少年,以應國家之用。

“陰陽寮”,是宮中最具神秘性的一個部門,隸屬於”中務省”,其下的”陰陽寮”培養出的陰陽師們皆非常地優秀,他們的體制是這樣的......

1.陰陽頭「為陰陽寮之最高長官」
2.陰陽助
3.陰陽允
4.陰陽大屬
5.陰陽少屬

這些人分別是觀察天文、曆數與氣象的變化,其下還有陰陽師、陰陽博士與陰陽生、曆博士與造曆的曆生、天文博士與天文生、漏刻博士與守辰丁、最後一階是使部與直丁。

陰陽寮負責擔任了”相地”「占卜土地之吉凶」、”天文”「觀察星象」、”造曆”「例如具注曆」、”占卜”「使用筮竹與式盤」等,有時也兼了降妖除魔之雜事。

不過,在當代的陰陽寮內,最具神秘色彩的是一名名喚”安倍晴明”的陰陽師,傳說他是白狐之子,擁有一身高強的法力,所以連鬼都懼他三分。

聽說他的法力無邊,還能使用一種名叫”式神”的精靈替他做事。

但是,以上皆是”傳說”,也並未得到本人的證實。

不過,據說晴明的少年時期曾經在師父座前發現了一群妖怪群,那即是所謂的”百鬼夜行”,使得師父賀茂忠行非常地驚訝,沒想到這名少年竟然沒有經過修行便看得著那些平凡人所見不到的東西,於是在後來,他教導傳授了晴明與自己的兒子保憲,一些陰陽道的深奧道理。

晴明不負師父所望地成為一名傑出的陰陽師,為當代的主流之一。

但是,晴明那原生冷漠的個性卻還還是沒有改變,他不喜歡招待陌生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淡,也不愛與其他的宮中官員們交談、應酬。

或許是因為孩提時代的那些傳聞所影響吧!

晴明不喜歡接近人。

原本該是一個人終老的陰陽師卻在某一天遇上了那一位大人之後,卻因此改變了他原來的命運軌跡......

那天是個陰冷有風的天,朝中的藤原兼家大人因為自家的松樹上長了一顆大西瓜而求助於武士殿上人─源博雅,武士明明最怕與陰陽師或是神鬼扯上關係的,卻又仁慈地很難拒絕別人的拜託而前往了土御門小路上頭,準備去找那位傳說中是白狐之子的陰陽師─安倍晴明。

武士抱怨地坐在車子上邊輕喃著:「為什麼是我要來啊!?聽說那位大人的母親是隻白狐,他是不是也長得跟狐狸一樣呢......」

這時的牛車正好緩慢駛過離土御門小路上不遠的戾橋,因此,戾橋上的結界發出了平凡人看不見的金芒。

「怎麼還沒到啊......」武士撩開布帛輕語,抬眼望了望四周。

不久之後,牛車停在一扇繪有桔梗印的大門前,待武士下了車,「是這兒吧......」雙眼泛著不安地望著,然後走到大門前的他被突然打開的大門嚇到了,身體往後一傾,發出了一聲驚叫。

「哇───」

武士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便見到蜜蟲正捧著花束朝他微笑:「大人,主人等您很久了喔......」

「啊?等我?」武士呆了一下,看見那位年輕的少女翩然走上廊前,武士跟著她的步伐走了上去,發現陰陽師正與幾位女子談笑,陰陽師一見是他,就對著他開口。

「源博雅大人......」陰陽師笑得燦爛。

「她是?」武士將眸光望向領路的蜜蟲,問。

「你見過的......」陰陽師微笑,接著,蜜蟲就化成了一隻蝴蝶,又嚇到了武士,「哇啊啊啊──她......是那隻蝴蝶?你沒殺牠?」武士驚訝問。

「當然,牠可是珍貴的大唐蝴蝶......」陰陽師還是微笑。

「為何知道我會來?」武士不確定地問著,心裡認定了反正陰陽師都是這樣裝神弄鬼的,會突然憑空冒出一朵花或是一隻蝶的,已經不稀奇了。

陰陽師不直接回答,卻瞥了眼武士的疑問,頑皮地笑揚了唇角,反問:「我看來像是狐狸嗎!?」

武士驚愕了半晌,發不出聲音。

陰陽師當眾說完便哈哈大笑了出來,式神們也紛紛掩嘴竊笑了。

武士更加地驚嚇,怎麼他的想法沒說來聽之下,他都明白啊!?

這個問題到現在還是武士不解的地方,所以他只能說服自己,是陰陽師在那座戾橋上埋了式神的緣故。

橋,不只連接兩地,還一併連接了兩人不變的友誼。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