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五/犬


晴明邸。

安靜的春日。

陰陽師優雅地臥在窄廊上,雙眸失焦地望著院裡的盛開的各種花朵,心思飄得老遠,蜜蟲恰巧自廚房裡頭緩步出來,微笑的模樣很是可愛。

風兒徐徐吹過晴明邸,帶起了一陣花香肆捲,陰陽師嗅著、嗅著,也忍不住微笑起來,那淺淡的餘香嬝嬝飄飛在院落裡,蜜蟲放下手中的盛放著一瓶酒的陶盤,踱下廊上。

突然間,蜜蟲自過長的袖襬裡頭拿出一只唐土才有的紙鳶,放到天邊,她伸出手來邊扯邊放,紙鳶乘著風兒飛得老遠,陰陽師順目一望去,就見蜜蟲開心地仰首放著紙風箏,好不高興的模樣。

再見那只紙鳶的陰陽師斂聲一沉吟,抿唇沉思著,那紙鳶......似乎就要自蜜蟲手中飛走似的,就要飛得好遠、好遠......

迷離的眸光與失神的輕喃,陰陽師不再躺臥於板條上了,直起身來,眼眸深遂地看著那紙鳶。

輕喟一聲地,任憑紙鳶飛得再高再遠,還是離不了平安京。

這翻來覆去的平安京呀......

一日一日上演著人們的各種故事的平安京,他看膩了,也有點倦了......

若不是”他”,他也倒想乘著紙鳶飛離這兒。

當陰陽師想完之際,晴明邸的大門被推開,來的人就是陰陽師的那個”他”,源博雅。

因此,陰陽師斂起先前的表情,換了張臉見武士,「原來是博雅呀......」

「唔~蜜蟲......在玩紙鳶!?」武士見蜜蟲見他進了門之後也不打招呼,興緻勃勃地拿著紙鳶在玩,忍不住好奇地一瞥。

「唔......是啊!坐吧,博雅......」陰陽師招呼道。

待武士從容就坐之後,陰陽師這才聽武士慢慢道出這幾天上山打獵的趣事。

原來博雅前兩天與一些大人們說好去打獵,結果途中遇上大雨,眾人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又逢天黑,也不好下山而去的狀況之下,還是博雅以他過人的嗅覺找到了能暫時屈居一晚的地方。

眾人莫不感激博雅,心想原來呆愣子也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事後,眾人們大肆地誇張博雅的事情,弄得現在宮中謠傳不斷,說是博雅大人平時親近陰陽師的關係......

「這算是託你的福喔!晴明......」武士亮著雙眸,很開心大家都認同他的好友。

陰陽師不以為然地一個撇唇,「呵呵~我看你才是大功臣一位吧?我這個沒去的人哪能幫上什麼忙呢......博雅......」陰陽師瞥著武士因他的話而不好意思地搔著頭的模樣發笑,「你的嗅覺真的很靈敏。博雅,弄不好你的前世還是一頭高貴的犬呢!」

武士生氣地瞪眼,「晴明,總覺得你好像拐著彎在罵我......」

「哪有呢~~博雅,我這是讚美呀!」陰陽師搖著扇柄,笑得開懷。

武士更加不信了,睨了眼陰陽師,「你好像在騙我......晴明!」

「隨便你說吧!博雅......不過你的個性真的很像一隻獒犬......」陰陽師失笑。

武士撇嘴,「看吧~你果然在罵我!」

「不是呀......我是說你的個性很可愛~~真的!」陰陽師解釋。

「我不要相信你了,晴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