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八/母親



飄著絲絲細雨的灰色穹蒼,風兒不斷地吹襲著大地,萬物讓雨打彎了細腰,殘花落了滿地。

晴明邸。

小小的窄廊上坐了兩個人,就是這座宅邸的陰陽師主人與他的武士好友,源博雅。

由於今日不必上朝,所以武士便帶了一瓶酒釀來拜訪晴明邸,打算和陰陽師好友喝上一整天。

離兩人不遠的廊板另一頭還坐了一位妙齡女子,淺笑的美麗面容和一身淡色罩衫,懷裡捧著一大束的花朵,這名女子便是陰陽師平日慣用的”式”,名為”蜜蟲”,可是今日她捧在懷中的並不是花朵,而是武士帶來的一件狩衣。

「晴明......」武士淡瞄向蜜蟲懷中那被捧得好好的衣物,「其實我是來替我母親送件禮的......我母親說平日多虧你對我的幫忙......」

陰陽師這麼聽著卻沒有什麼反應,武士就猜想,其實晴明是應該不太願意聽見”母親”這個話題的吧!?

因為他知道眾人都謠傳他的母親是隻白狐......並且還說他是白狐的兒子。

「唔......」意料之外的,陰陽師啟口漫應了一聲,「是王妃太多禮了......」搖著扇子,一派的從容模樣,這就是安倍晴明。

「反正不管如何,晴明啊......這禮你定要收下,不然我不能回去見我母親大人的......」武士瞥了眼陰陽師那面無表情的臉龐,緊張地說著,「她會怪我......」

陰陽師緩慢微笑了,覷了眼武士,「怎麼?除了那男人之外,博雅也有害怕的人嗎!?」

武士一聽忙著攏眉,不悅地發聲糾正陰陽師:「都叫你不要稱天皇為”那男人”了啊!晴明......」武士不開心地努著嘴。

陰陽師哈哈大笑,瞅著武士一臉認真模樣,「好、好,不說就是了......」

武士這才又再度接話,「唔......母親大人的意思我不敢違背,她是我很重要的一個女人!」

陰陽師表示知道地點頭。

「那晴明你呢!?」

「啊!?」陰陽師突然被這樣一問,愣了一會兒才抬眼看向武士。

「你最重要的女人是誰?」好奇的博雅問,「也是你母親吧!?」

陰陽師露出苦笑,「博雅,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啊!我哪來的母親啊......」逃避似的,陰陽師以袖半掩住臉蛋,揮起扇子。

武士盯著晴明那閃爍的眼眸,突然輕語:「晴明啊,沒關係,我的母親就當成你的母親吧!這樣你也有母親了!是吧?」武士天真地咧嘴笑了,陰陽師聽著他說的話字字句句都敲在他的心版上,感覺到心頭漸漸泛起一股暖意。

笑,漸漸在陰陽師的顏面上升起。

「說什麼傻話呀!博雅......」亮眼的微笑衝著博雅就綻放了,陰陽師因此放下掩臉的衣袖,略低垂著長睫露出一抹瑰麗的笑容,唇線揚起一道漂亮的弧度。

「你真是失禮!晴明,我是說真的喔!要不然我即刻帶你去見我母親,請她收你為乾兒子......」武士嘟嚷著,「這樣我們就是兄弟啦!」

陰陽師呵呵直笑,「博雅......你真是個好漢子啊!」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