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二/酒



晴明邸。

陰冷的天際正下著絲絲細雨,晴明邸的大門沒有關上,任門外的微涼風雨打進了院落,陰陽師一臉悠哉地臥於廊板上頭,手中持著的不再是平時的扇子,而是今早剛剛謝了的花。

微瞇著細眸的陰陽師看不清他的臉上究竟是悲是喜,他那閒散的態度實在教人分辨不出他的喜、怒、哀、樂。

即使是被他操縱的精靈─蜜蟲也一樣。

她一臉猜疑地望著臥在廊板上久久未起身的陰陽師主人,有時她覺得式神還真是難當,依主人那多變的個性,她根本猜不著主人的每一步。

她只是很背動地接受了一切,包括陰陽師本身,以及他的好友源博雅。
這麼胡亂思考著的蜜蟲忽然間讓回眸的主人嚇著了,盯著陰陽師主人那一臉莫名的奇妙微笑的蜜蟲只好趕緊將手上的陶盤端了過去。

酒,大概是最了解主人的物事了吧!

蜜蟲輕緩地踏著步履,輕罩紗拖迤過廊板,在其上留下一道微淺的淡香,身為陰陽師的式神的她,本尊其實是隻蝴蝶。

「過來,蜜蟲......」陰陽師一身的衣衫不整,衣襟半開地笑語著輕呼,突然轉身朝蜜蟲笑著招手,示意她放下盤子之後,坐在他身邊。

當然,蜜蟲雖不明白主人想做些什麼,但還是乖乖地坐下了,坐在主人身邊的她突然有種緊張感覺,「晴明大人......」

陰陽師因為蜜蟲的輕喚而回眸,那一頭散逸的烏黑髮絲與那張透明似女子的容顏令人屏息般的秀麗雅緻,柳眉微挑、眼角含笑的模樣令蜜蟲看傻了眼,她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仔細地看著主人了呢......

好像自主人認識博雅大人之後吧......

蜜蟲好奇地盯著陰陽師主人的臉蛋發著怔,陰陽師正捧起蜜蟲適巧剛端上的酒碟子,啜了一口美酒,然後露出一抹笑容,那笑輕輕淺淺的,會讓人感到很舒服,彷彿花瓣的柔軟微笑。

想必,博雅大人亦是被主人的這抹笑吸引的吧......

蜜蟲想著,繼續盯著主人一杯接著一杯地飲著酒,眼神迷離地望著下著雨的院落。

最後,蜜蟲自微閉上眼小憩去的陰陽師的唇邊與身上嗅到一抹微香,那是葡萄的香味,來自於那瓶她端上來的酒。

好香啊......

因為雨和空氣的散播,那甜甜的酒香氣在陰陽師的身上繞著,在蜜蟲的鼻尖輕迴,在窄廊上飄動......

伴著遲來的花朵香味、伴著那朵適才讓陰陽師摘下的木棉的香味。

那花瓣上的紅,襯著陰陽師那快要睡去的美麗微笑,相得益彰。

「會......著涼喔......主人?」蜜蟲不敢大聲驚擾陰陽師地輕語著,自動地扶過主人的纖頸,讓主人的頭靠在她的腿上而眠。

回答蜜蟲的是一串的沉默。

和一朵陰陽師來不及收回的淡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