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九/信念



天黑之後的晴明邸。

夜晚的輕風吹過窄廊,帶來一陣月下香的清香,廊上擱著一盤放兩瓶酒的素色陶盤,一名清秀可人的女侍立在一邊正為燭台添加些許的油,她邊看著燭上的燈芯隨風跳躍、輕舞。

她是陰陽師所使的式神,名為”蜜蟲”。

樹叢互相磨擦而發出一片的沙沙聲響,蜜蟲似乎覺得很有趣般地拋下手邊的工作,款款拖曳著極長的後衣襬踱下窄廊,在一輪清月下的花叢間支頤歪首的,好不可愛。

她正仔細地觀察那停在花蕊中閃閃發亮的流螢。

然後,螢蟲似乎察覺有外物的情況之下,在蜜蟲的驚異目光下飛逸而去,與另兩隻盤旋在晴明邸半空的螢兒相偕隱遁於黑夜裡。

廊上的兩個人紛紛盯著蜜蟲追著流螢跑來跑去,又見蜜蟲一會兒往東揮一揮衣袖,接著失望地看著流螢消失,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一抹微笑。

這時,武士打破沉寂出聲:「晴明啊......蜜蟲的生存信念該不會是只有採花和追流螢吧!?」武士的取笑令廊下的蜜蟲迴身來瞥了他一眼,不依地撇過頭去之後,便轉往池邊看魚兒去。

陰陽師微揚唇線,不解釋也不正面回答:「誰知道呢......」

武士抬首,「喂~~晴明啊......如果我這麼問你呢?你會怎麼回答?」突發其想的武士忽然間輕問。

陰陽師緩慢地搖著扇子,沉吟了一會兒,「唔......信念嗎?......大概是想每天過著有酒、有女人陪的日子吧......」忽爾地,陰陽師突然露出一抹優雅又縹緲的笑容,睨向張口結舌的武士。

「你還真是......直接啊!晴明......」武士收回怔愕的眸光和表情,訥訥道。

「呵呵~~那是因為博雅從未想過支撐自己活著的信念吧?」

「哪有!我也想過呀!」武士不服地嘟嚷著,不太喜歡被別人看扁了的模樣。

「哦?」陰陽師微睜眼,笑睨。

「支持我活著的事情就是......」武士一頓,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般的理直氣壯,「我要保護我所愛的人們!!像是我的母親與父親大人......還有......」

陰陽師輕笑,「什麼?」

「還有......你......!」武士說,看著晴明慢慢地以扇掩面的模樣,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在剛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臉頰頓時迅速地泛紅,「呃!我是說晴明你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啊!唔......」

「......」陰陽師的臉已經整個沒入扇面之後了,不過沒人曉得陰陽師其實是非常高興自武士口中聽見這句話的,「博雅啊!你真的是個好人!」

武士大咧咧地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