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六/夢境



安靜的夜,寂靜的夜。

整座平安京沉溺於夜所唱的催眠曲裡頭。

晴明邸,平日飛遊、陰陽師所操縱的式神們皆因主人而暫時睡去,陰陽師也是打破平日的淺眠而睡得極為香甜,表情還綻著一抹淡笑,那是因為他與武士好友才剛在窄廊上分開,分別回到自己的宅邸裡睡覺。

這一夜,陰陽師夢迴少年時......

整片的櫻樹在微風中燦爛地開放,並且隨風兒搖曳地飄落下瓣瓣的粉櫻瓣,平安京的郊外、滿山遍野的粉紅色代表了春天的初臨大地。

美麗的春日,但是在每個人的眼底不表示也是他們美麗的春日。

至少,在這一大片的櫻樹林外頭獨自站立、凝神仰望著櫻樹瓣隨風紛飛的美麗模樣的少年就是如此......

一身耀眼的白色衣、衣襬也隨著櫻瓣的飄落與風兒的戲舞而翩然,這名少年有著一張絕色的俏顏,如柳的細眉、如星的眼、挺直的鼻與一張潤紅而恰到好處的粉唇瓣,常常讓別人誤以為他是位貴族小姐。

他將一頭烏黑長髮挽起,那頭飄逸的秀髮和那張俊逸臉蛋常使得他一路受人注目,而通常不習慣別人眼光的少年總是抗議地聳起眉頭,裝作沒看見地自眾人面前飄然走過,恍如一夜的午夜夢迴、恍若一夜開放的美麗曇花。

這名少年即是賀茂家的學生,系出陰陽道名門的少年─未來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他的師父就是當代最有名的陰陽師賀茂忠行,師兄是賀茂保憲。

“陰陽師”,隸屬於皇宮中的”中務省”的”陰陽寮”,是天皇的御用官員,基本上,陰陽師是個特殊的行業,所學涵蓋了天文、曆法、占卜、占星、面相......等,甚至於是降妖除魔,精通奇妙的仙術與幻術。

又有一說為”仙術師”。

平安京據說是”四神相應”的首都,是因為桓武天皇害怕早良親王的怨靈報復而自長岡遷都,尋找了這個所謂的”四神相應”之地守護皇族,即是後來的平安京。

由於少年開始向師父學習一連串的陰陽道法,所以他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做其他的事,但是,再如何學習,人類還是會產生些微的疲倦,這是常人所會有的反應,就像一條橡皮筋始終被一直拉到最大的彈力也是有一天會鬆掉的。

少年即是如此。

所以某一天,少年趁自己已經完成了師父給他的功課之後,找了個空檔踱到京城郊外,打算好好看一看這春日優美的風景,暫時先拋開所有的一切。

果然的,隨著爛漫的春景與漫飛的櫻花瓣,他是逐漸放鬆了心情,這些大自然喚醒了他沉睡已久的某部分。

只是這樣一走、一看,少年陰陽師不知不覺地渡過了傍晚,當夕日西下、黑夜正慢慢降臨之時才發現他已浪費了不少時間,天黑了的這下子,少年陰陽師心想著要快些離開這片的櫻樹林裡。

如果他沒記錯,今晚似乎是”百鬼夜行”的日子啊......

師父曾經告誡過他,像這種日子實在不宜在夜晚出門的,因為會遇上百鬼,屆時,麻煩就大了......

因此,有此顧慮的少年正邁開大步伐正欲離開這林子時,月輪已上了樹梢,再不走的話,不只師父會擔心、他也回不到宅邸了!

少年抿著朱唇,如星的瞳眸半閉,不可思議地,他卻感到這林子裡頭除了他之外還有別人......

「是誰?」少年回頭,優雅的纖細嗓音低沉喝道,話說完的同時間就即刻聽見了一道悶笑聲音傳至他的耳邊,少年陰陽師眼一沉。

「出來!何必裝神弄鬼的!」少年以為那是故意躲起來想趁機捉弄他的頑皮孩童們所發出的竊笑聲,所以格外地生氣。

「嘖!陰陽師啊......火氣別那麼大啊!你師父沒教過你嗎!?」突然間,一道略摻有笑意的男子嗓音自少年身後的那棵大櫻樹上傳來,少年敏銳地察覺之後,馬上一個回身,手持劍指,唇邊喃著咒。

這種氣味不是”人”......

少年防備地轉身回瞪。

「欸~~別對我使用這招啊!我又沒有惡意......」原來,朝著少年說話的竟是一隻夜梟,牠正瞪眼看著少年那不安的模樣。

少年瞅著牠不動好半天,這才相信牠的話,撤下了手與咒,收回身勢,問:「只不過是隻山梟的你憑什麼這麼說!?你既然是妖物,難道你敢說自己從沒害過人嗎!?」仍舊無法完全相信妖物的話的少年瞪著眼,一派的凜然。

熟料,山梟見少年那忿忿不平的眼神便低低地笑了開,然後自小而大的笑聲到撫掌大笑而笑出了眼淚的誇張模樣,使得少年微微不悅地攏起眉頭。
「哈哈哈哈~~~~這是我當妖物以來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哈哈哈哈~~~~~」

少年被笑得惱羞成怒,喝道:「你──不過是隻妖物......就算你沒有害人好了,那又有什麼好笑的啊!?」

山梟因少年的話而頓時止住了過大的笑聲,金眸一瞥,冷著聲道:「要問別人之前都不會反省一下自己,是人們最愚蠢的表現......」

一句話就使得少年突然間安靜了下來。

妖物也懂”心”嗎?

「就說你還是個小孩啊......」夜梟在暗夜中露出詭譎的微笑,拍動著雙翅,好像正準備離開,「你呀~~想成為一個大陰陽師還早呢!哈哈哈哈~~~~對了!再不走的話會遇上百鬼夜行喔!你應該不是這麼笨的陰陽師吧!?」山梟飛離櫻樹上,而那陣遠颺而去的嘲笑聲卻摻了點......

看好戲的味道!

少年陰陽師瞠目結舌地愣於原地。

牠究竟是隻怎麼樣的妖物啊!?

回答他的只有在夜風中無聲飄落的粉櫻瓣。

後來,這件事情讓少年陰陽師學著去多多了解任何事的內在,不論外表、身份與性格。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