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五/橫笛



晴明邸。

夜裡,輕微的涼風吹拂著四處,晴明邸那閃著微弱燈火的窄廊上頭坐了兩個人,這兩個人便是宅邸主人,陰陽師安倍晴明與他的武士好友,源博雅。

武士正專注地吹著美妙的曲子,陰陽師也專心地閉眼凝聽著其中的意境。

如流水、輕風、驕陽、高山低壑的曲調在晴明邸裡來回盤旋、繚繞著,令人深覺彷彿自己身處於大自然中聆聽那不屬於紛擾的塵世的聲音、旋律。

武士吹得專注,待一曲罷了,他緩慢地起頭來望向一臉意猶未盡的陰陽師,說:「晴明啊......」

這聲低喚使得陰陽師即刻回神來,他瞄了武士困擾地搔著頭,露出恍惚的眼神,道出他心底一直很在意的話。

「晴明啊,總覺得很對不起朱吞童子......」

「啊?」陰陽師聞言之後便露出疑惑的神情,本以為武士會與他解釋來由原因,但是武士呆了良久不說話,陰陽師卻緩慢地扯唇一笑了,「博雅啊......有事不說的話,我又怎麼會知曉呢......」微覷了眼武士頗覺在意地抓頭的好笑模樣,陰陽師搖著扇子等待武士自己招供。

因為若是博雅自己不說出使他困擾許久的原因的話,他又怎麼會知道武士的心思呢......
雖說武士的想法他的確很了解沒有錯......

終於,在一陣的困窘沉默之後,武士拿起葉二看了又看、還不時地輕撫著笛子表面,一付不捨的模樣,陰陽師見他如此,就已然猜出了七、八分。

想必博雅是覺得不捨把葉二還回去吧......

可是......這與把葉二還給朱吞童子又有何關係呢?

雖說博雅是在朱雀門與朱吞童子交換了橫笛互奏沒有錯......

陰陽師不解地瞄著武士,挑起了眉頭,看著他開口:「有時候我會覺得這樣真的好嗎!?晴明啊......你能告訴我嗎?」轉眸回瞅著陰陽師對著他突然笑了起來的博雅似乎因此而微微不悅。

「晴明,你笑什麼?」他可是很認真地在煩惱欸~~

「博雅,說你遲鈍還真的是這樣哩!若是朱吞童子不捨得把葉二交予你的話,他早就換回來了啊......」陰陽師瞇眼笑他,「你呀!老是想太多了......」

博雅噘嘴,「哪有啊!那是一種禮貌啊!跟別人交換了東西不就一定還要換回來嗎!?搞不好這笛子對朱吞童子很重要呀......」

陰陽師哈哈大笑,「博雅呀~~朱吞童子沒有同你換回的意思吧?不然他早在上次見面時就會跟你換回來啦!搞不好他覺得葉二在你手中更適合,所以才不打算拿回去的啊!」陰陽師笑著瞥了武士還在懊惱、懷疑的表情幾眼,實在覺得他太過天真善良。

「哦......搞不好呢......」武士抓頭,好像被陰陽師的話牽著鼻子走了。

「嗯!搞不好啊!」笑得亮眼的陰陽師這麼說著,邊搖著扇子、淡扯唇線的美好又悠哉的模樣很吸引人,「若覺得對不起人家,不妨再多吹幾首曲子吧!相信朱吞童子會很高興聽見葉二在月下的美妙笛聲的......」

「唔!」博雅高興地點頭頷首了,於是,當博雅的唇貼上葉二時,一首又一首的美妙笛音立即在月下輕盈流轉著,久久不散......

當然,晴明邸院落的某個角落裡傳出這樣的幾句對話。

「晴明大人真是太了解我們了......」

「好欸!又能再聽一曲了!」

「呵呵~還是博雅大人的笛聲最棒......」

晴明邸的窄廊上,陰陽師泛出微笑,有意無意地瞥著晴明邸裡的某個角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