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三零/五寸釘



藤原右大臣的宅邸裡頭發生了一件怪事,事情是這樣的......

藤原公主住在宅邸裡頭的那一小片竹林傍著的內室,傳說她很喜愛植物,是個優雅美麗的貴族千金,能詩善畫。

事情發生在幾天前的夜晚,當公主讓侍兒陪著在林裡散步的時候,這時還是有著一輪明月照耀的清亮夜晚,走著走著的,侍兒與公主突然聽見竹林深處傳來一道幽怨的泣訴聲音。

「嗚嗚~~~~好疼啊......好疼啊......」那幽微的女聲在這樣的夜晚並不可怕與詭異,公主壯著膽子拉著侍兒靠近聲音來源時,發現是一位年長的女性,她身著淺綠色的榆葉底的十二單,正獨自趴在石上哭泣,長長的頭髮閃著光芒。

小心翼翼靠近而來的藤原公主拉著害怕的侍兒走近女子,聽得她哭得那麼惹人憐的模樣,關切地輕問:「請問......您怎麼了呢?哪兒痛呢?我要父親找人來幫妳可好!?」

那女人突然間止住了哭聲,以非常緩慢的速度抬起頭來。
「我......我......」

藤原公主暗自深吸了一口氣,雖然覺得不太對勁,卻還是無法視而不見。

只希望她不會是那些鬼魅精怪的化身,也希望她不要無視於自己的好心而反噬她一口......

「好痛啊......好疼呀......」女子慢慢地、慢慢地回過頭來......

藤原公主發出一聲驚歎!

「哇!姐姐......妳......」好美啊!那如星子般的眼,小巧的鼻尖與紅潤的唇瓣,一張楚楚可憐的白皙面龐。

「好痛啊......好痛啊......」撫著胸口喊疼的女子的淚水滑落眼角,低垂著首,引來藤原公主無限的同情,攙扶著她起身。
「別怕!妹妹我立即替妳找大夫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為什麼......」女子輕喊著,淚水不停地流下來,藤原公主一聽,以為她是被無情的男子拋棄的美麗女子,因此更加同情她了。

「沒關係,妳沒有他一樣可以活下去的!妳這麼美麗,一定會有人喜歡妳......」她安慰著女子,愈想愈替女子覺得不值,便把她交給侍兒。

「妳把她扶好,我跟父親大人說去......」她正欲轉身,誰料侍兒竟然失聲尖叫,原來是那位女子突然間在侍兒的面前消失無蹤了。

「發生......人呢!?」藤原公主回眸卻沒看見剛才的女子身影,嚇得掩面驚詫了......

結果,藤原公主與侍兒都臥病不起,右大臣遂讓陰陽師─安倍晴明來看看兩人。

約莫傍晚時,安倍晴明與博雅乘著牛車來到右大臣的府邸,隨即被領進了藤原小姐的房裡頭。

「晴明,怎麼辦?」探視完公主與侍兒的情況,陰陽師與武士和著急的右大臣立在廊邊小聲討論。

「博雅大人,一切得等天黑了......」晴明唇邊浮出微笑。

◎◎◎

「好疼啊......好疼啊......」那女子在月上樹梢時又出現了,陰陽師和武士已經等待很久之下,晴明踱下廊邊,走進竹林裡頭,博雅跟著他的腳步,不安地前行。

「晴明,等我啊......」

晴明發現原來聲音的來源就是那位夜夜撫著心口喊痛的女子,他走近她,一樣學著藤原公主攙扶起她來,問:「小姐,您怎麼了呢?」

小姐這次聞言之後便快速地抬首來,突然對著陰陽師露出一抹微笑,「終於......您來了呀!」

一邊的博雅看得茫然,怎麼這位小姐認識晴明嗎?

那女子見陰陽師但笑不語,立即指了指前方的一株榆樹,「那兒......」說畢,便點頭頷首地消失了。

接著,晴明步向那株樹,赫然見到樹幹上不知為何地插上了一根五寸釘。

原來,那女子便是這株榆樹的化身,她沒有任何惡意,所以,藤原公主只是受了虛驚罷了......。

不管再怎麼不起眼的物事都有靈魂、都會喊痛......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