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十/秘密



晴明邸。

今日的天氣轉變成陰鬱的冷天,春日的氣溫多是不穩定的,雖說如此,但是天氣的變化並未讓窄廊上的倆人因此停止了喝酒談天的妙事。

院落裡頭的植物們多半瑟縮著身體,在沁涼的風中微抖著身,看來好不可憐,反觀廊上,陰陽師與武士一身的便服,悠然自在地喝著美酒,順便暖身,陰陽師的俊逸臉龐上還偶爾溜過一抹微笑,覷看武士的沉默。

並非是無事談論的倆人皆有默契地一起沉默著,因為他們都很喜愛一邊喝著小酒,一邊安靜地欣賞著晴明邸那座自然的院子,恍如自己就坐在大自然底下飲酒的快意、舒適感。

聆聽著天際的美妙、自然聲音,就像是自己也頓時融入整個天地間裡頭了。

寂靜慢慢地隨著時間而流動著,聽!那院裡細小的蟲鳴聲、蝶兒不時地飛過、花朵在樹叢間悄悄地開放,動人的聲音一樣接著一樣地侵入了倆人空洞又開放的雙耳,讓他們也不禁沉於每一種自然的聲音裡頭而無法回神。

彷彿自己也是一朵花、一隻蝶、一隻蟲。

就這樣,又再沉默了許久的倆人就都沒有說半句話,只是瞪著晴明邸的院落瞧,神魂飄然無蹤,直到武士回過神來,盯著陰陽師亦跟著他回神,說:「晴明啊......」彷若打破了巫師的魔法般,他們的世界再度回復了以前的吵雜。

「什麼?」搖著扇子微笑的陰陽師努著不時看來都是潤紅的朱唇,瞳眸帶笑地瞥向發話的武士,問。

「我發現......」武士直直盯著陰陽師,傾身,認真的雙眼對住陰陽師那正欲逃避他的注視的美眸。

「發現......?」陰陽師正想以扇子擋住武士直瞅著自己、似要探查什麼的瞳眸,卻讓武士扯住他想移動的手腕,動彈不得了。

陰陽師微微氣惱。

「別跟著我的話來轉啊!晴明,我發覺我一點都不瞭解你......」武士不悅地阻止陰陽師以袖掩去半張臉的動作,因為他想看看晴明聽他這麼說時會有什麼反應或是說出什麼反駁的話。

「哪裡會呢!博雅,你大概是最瞭解我的人了......」陰陽師微笑,隨意地帶過。

武士瞪眼,一個反駁:「什麼不會!晴明,總覺得你身上藏了好多的秘密啊!你什麼事都不跟我說明白......太不夠意思了啦!」

陰陽師露出苦笑,「博雅啊......」歎息著,沒想到這呆子還能注意到這一點,他是該好好地誇讚他了......

「我沒有什麼好隱瞞你的啊......」陰陽師還是那副”什麼都沒有”的微笑。

「有!你有啊!你瞞了我好多事情沒有說!」武士說得一臉的理直氣壯,彷彿陰陽師瞞了他什麼非常重大的事情般氣忿,使得陰陽師哈哈大笑了出來。

「我究竟隱瞞了你什麼事情啊?博雅,我自己都不知道呢!這樣好了,你說來提醒我一下吧!」壞心眼地瞥著博雅那氣得嚷嚷模樣,陰陽師就愈發想捉弄、捉弄他一下。

果然地,武士嘟起嘴,順著陰陽師的話,歪著頭想了好半天,「唔......你究竟瞞了我什麼事啊......我想想......唔......」

陰陽師見他認真的樣子,冷不防地捧腹大笑了,那過大的嘲笑聲音引來武士不滿的一瞥、一瞪眼。

「晴明,你是故意的吧......」扠著腰的武士正準備開罵,「你明知道我根本不曉得你究竟隱瞞了我有哪些事啊!還裝著忘記的模樣來問我......」愈說愈大聲的武士讓陰陽師忍不住先告饒了。

「好、好......是我不對,博雅,抱歉~~抱歉啊......」陰陽師仍舊笑得亮眼。

「嘖!你一點誠意都沒有!看你笑得那麼開心,那哪像是在跟我道歉啊!?」武士瞪眼。

陰陽師再度大笑,這次,連他的眼兒都彎成了美麗的新月型了。

「晴明!!」

結果,武士還是沒套出陰陽師的半個秘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