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零一/咒



晴明邸。

風兒輕拂的一早,翠鳥啼鳴,院落裡頭滿是春天的繁華,草木繁盛,四處開著燦美花朵。

陰陽師躺臥在廊板上頭,一臉的似笑非笑,抬著首邊望向自己宅邸裡那座有如荒野的院子瞧,悠閒地輕扯唇線。

陰陽師發呆不久之後,忽見他的式神─蜜蟲開心地飛出院子的一角,化成了一隻蝴蝶,代替他走向大門邊準備迎客。

陰陽師輕緩地淺笑著,半身直起,動手拂去衣襬上的灰塵,然後眼角瞄著蜜蟲請博雅進門了,便悠然地看著博雅讓蜜蟲領著,踏上廊板。
「哦,你來了啊!博雅......」

一朵淺淡的笑意在陰陽師那張絕逸臉龐上浮起,武士也跟著咧出微笑。
「是啊......晴明,今天天氣真是不錯呀!」武士這麼說著,輕攏衣袍地坐到陰陽師面前,雙眼讓陽光的刺眼光線給照得快要睜不開了。

「唔......」陰陽師輕聲應和一聲,搖著扇子的他看來十分愜意。

院陰陽師在武士坐下來之後便請蜜蟲自廚房裡頭端來了一瓶稀少的美酒,那用著美麗琉璃杯子裝盛著的紫紅酒液在被蜜蟲倒入倆人的酒杯之後,武士發出驚嘆聲。
「這酒看來真是特別啊!晴明......」自酒杯裡頭抬眼覷向陰陽師的瞳眸中所綻出的的確是驚訝與讚美,「你是從哪兒弄來的啊?」

陰陽師揮著扇柄低首淺啜了一口,然後抬起那被酒液染溼的柔唇,唇角泛笑。
「別人送來的......上次幫忙他一件事的報酬罷了......」

武士跟著淺嘗一口,那樣淡的葡萄味道立即溜進他的口裡,唇齒留香,讓武士也讚不絕口,「真是不錯!味道好香喔......」

陰陽師微笑,「是吧!?」,陰陽師微瞥向武士,續道:「不過,你會覺得好喝,這就是一種”咒”喔......博雅......」

武士連忙瞪眼,動手擱下酒杯,一臉害怕模樣地抬手制止陰陽師的胡說八道,「晴明,在我品酒的時候,你能否不要說那些的煞風景的話啊!?」嘟嚷著,「聽你這樣一提我都沒心情喝酒了啊......」

陰陽師一臉神秘地微笑著,「放心啦!這一次你一定聽得懂......」

武士搖頭,「我不要聽!晴明,你每次都這麼說,但是我卻每次都不懂!你別再耍我了......」

「真的!我沒有騙你啊!」陰陽師一臉認真。

「真的嗎?」武士懷疑地瞥著陰陽師的表情,他還是不太相信......

「唔~就拿最簡單的比喻來說好了......」陰陽師微覷武士一眼,見他沒有反對他繼續說下去,於是再道:「就拿蜂與花朵來說好了!蜂不能不採蜜,對不對?」

武士點頭,「然後呢?」

「花朵也不能不靠蜂的傳播花粉,對不對?」

「唔......好像是這樣......」武士抬眉,仔細一想,的確是如此。

「所以蜂束縛了花朵,花朵也同樣束縛了蜂,這是種”相依”又”相生”的”咒”喔!所以你別常常對某人說:”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的這種話,不然你們就像是蜂與花朵一樣了,這種相生相滅的關係是很可怕的喔!」陰陽師面容含笑地說著,看著武士又在他的話下迷糊了。

「什麼跟什麼呀!?晴明,這是什麼怪理論啊!?」武士皺眉。

「就是這樣而已啊!」陰陽師瞇眼微笑。

「那究竟是什麼啦!?晴明!」武士大喊,腦袋一片的紊亂,陰陽師的’咒”理論又讓他產生了混亂。

「就是”咒”啊!」陰陽師奇怪地瞥他一眼,看著武士不解地猛抓頭。

「......我不管什麼咒了啦!」武士賭氣地大吼,思考了半天卻沒有答案的問題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難了,索性不去了解比較好!

陰陽師呵呵直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