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三三/妖物



星月交輝的夜晚,京都大路上是一片的僻靜。

而,自傍晚的夕陽西下就一直在晴明邸的窄廊邊等待夜歸的陰陽師的武士,源博雅覺得昏昏欲睡。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窄廊上坐了多久的時間,他自傍晚時來到晴明邸找晴明,本想邀他一起喝杯好酒的,卻剛好碰上晴明外出不在家裡頭......

唔~仔細一想,他大概是因為”那件事”而被叫去宮裡頭了吧!

今早面召天皇時,左大臣又與右大臣聯手上奏了最近的妖物作祟事件,因此想找晴明驅除鬼怪妖魔。

欸~~為何這世上有那麼多的妖物呢......

武士正歎息的同時間,晴明邸院落隱暱的尊蝶立即化成人的模樣飛出晴明邸,立在那兩扇繪有桔梗印的大門前迎接主人回家。

「主人......」蜜蟲微笑著,對著門外不遠處的安倍晴明這麼一呼,武士馬上露出笑容,大咧咧的。

「晴明──!我在這裡!」武士高興地揮揮手,站了起來,在廊上又叫又跳地,像個大孩子。

陰陽師面泛微笑地點頭頷首表示知情了,就因為料到博雅會來,所以他留下了蜜蟲招呼他,以防他來時找不著人,隔日再來找他算帳。

待陰陽師進了門裡頭時,衣袖一揚起地關上了大門,蜜蟲已經先進入廚房裡頭端出了兩瓶酒與博雅帶來的下酒菜了。

「咦?這麼早來呀......博雅,該不會是專程來找我喝酒的!?」陰陽師笑語著,踱到廊上,找著了自己平時坐的地方,屈身。

博雅跟著坐了下來,還是那副傻笑呆愣模樣。
「唔~我一天沒來就渾身不對,晴明......」

「哈哈~~我看是你腹中的酒蟲在作祟吧!?」陰陽師大聲地取笑著,蜜蟲已端著盤子擱在廊板上,便也隨著坐到一邊去傾聽兩人的談話。

「你真是的!晴明......」博雅摸摸自己的肚腹,突然覺得晴明說的搞不好是真的!

因為老實說來,他也是一天沒碰到酒就會怪怪的......實在不能怪晴明取笑他了。

陰陽師但笑不語地伸手替自己斟酒,低垂著螓首,然後捧起酒碟啜了一口,飲著香醇的美酒會令他忘卻適才所有的不愉快與疲憊,尤其是在這樣有著燦亮星子的夜晚特別有風雅的氣氛......

「你是去和宮中那些大人們討論除妖的事吧?晴明......」武士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令陰陽師再度憶起他們談話的內容。

因此,陰陽師淡淡地應了一聲,「唔......是這樣......」

武士抓頭望著好友那似乎不太高興的臉,也不知道晴明究竟又哪裡不對了,縱使想開解他也沒辦法,還是不提這話題的好吧!

於是,武士又一個地沉默了,但是陰陽師卻還在回想適才不久的某位大人脫口而出的那句話......

“除妖這種事當然得交給像安倍晴明這樣出色又”異於常人”的陰陽師啊......您們說對不對呀!?”

那話中帶著一抹聽不出的嘲諷,只有陰陽師發現了;在座的各位大人們對於這句話也都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因此而大力讚揚陰陽師的高深法力。

接著散席之後的陰陽師卻自那位大人眸中讀出某些不友善的意思。

算了......他不過是位小小的陰陽師,對於那些宮中的人,他本來就沒有什麼好感......

安倍晴明撇撇紅唇,笑得諷刺。

正因為”陰陽師”所擁有的特別能力,因此在被眾人與宮廷利用完之後就是唾棄與排斥,把他們當成”異類”的事件是時有所聞的,因為如此,他從不以為”人”有多高貴......

人和妖物是立於對等的地位的。

「晴明,這次的妖物......很難對付嗎?」突然間,武士看著陰陽師那極淡的諷笑問出口,是以,陰陽師抬首望著他那澄澈的目光,心下被一個撞擊般的震撼。

如果......

陰陽師搖頭,覷著武士,「不是的,博雅......」

「唔?不然呢?看你好像很傷腦筋......」武士疑問道。

「博雅啊......如果我......」

「啊?什麼......」武士心不在焉地倒著酒。

「如果我說我其實是個妖物呢?你會如何?」陰陽師輕問著,仰著首,逃避地看著夜空發怔,沒見到武士因他的問句而一個止住了手邊倒酒的動作,微愕地抬頭來瞪向他的側臉。

纖細優美的線條、長長的眼睫襯著那細長的眸子,紅潤的朱唇微啟,全身散發著一抹柔和的神秘光芒的陰陽師......

就如同那天,他優雅地以指上的鮮血搽上紅唇,那邪媚又美麗的模樣深深地扣動了他的心弦.......

啊!令人放不下心的美麗人兒呀......

「不可能的!」武士心疼地激動一吼,嚇著了廊上正觀星的晴明與一邊的蜜蟲,兩人皆回頭訝然地瞪視著他,武士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趕忙不好意思地搔頭,傻笑。

「我是說晴明明明是一個人,怎麼可能會是妖物嘛~~」武士赧顏,「而且就算晴明是妖物好了,在我看來你還是你嘛~~是我的好友,安倍晴明啊!跟妖物扯不上關係的一個人啊!」

沉默地聞言的陰陽師露出微笑,再度將視線移往天際,唇邊低喃著:「謝謝你,博雅......」

「唔~~不客氣!」武士這樣回答,而一時沒料到武士會聽見的陰陽師又是一陣的沉默,以扇遮臉,唇邊泛起甜甜的笑容......

「今晚的星星真漂亮啊......博雅......」

在武士的面前,他也能成為”人”啊......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