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一三/頭髮



晴明邸內寂靜無聲,大好的燄陽高照的春末,蝶兒來回梭巡於花叢綠葉間,陰陽師背靠於窄廊邊的木柱,一臉悠閒的微笑,動手搧去春末近夏的炎熱。

嫩綠芽抽芽的味道、樹葉隨風發出沙沙的聲音充滿了陰陽師的嗅覺與聽覺中,這樣悠哉的春日令人直想打上一頓瞌睡的舒適。

蜜蟲在廊邊隨侍著。

「啊......今天的天氣還真是......」”好呀”,這兩字還未出於陰陽師的唇邊,晴明邸的大門就突然被一個人大力推開,接著,是那位訪客的驚吼聲音。

陰陽師瞠目結舌地瞪著沒打聲招呼就擅自登堂入室的武士好友,盯著他臉上的不敢置信,突然間露出一抹知悉的微笑。

「晴明──快告訴我那件事是真的嗎!?」武士大踏步進門,蜜蟲在此時站了起來,前去闔上晴明邸的大門門板,避免大家圍觀。

陰陽師只是微笑,一派的輕鬆自若:「你想知道什麼呢?博雅......」瞥了眼氣喘噓噓坐到廊板上的好友,陰陽師的笑容愈變愈燦爛。

「晴明,你少跟我裝傻了!你......呼......你是不是跟那位小姐走得很近!?」武士高聲反問,「我都知道了!你怎麼都不跟我說呀~~」

陰陽師頓時闔上扇柄,微笑斂去,只餘疑問,「喂~~博雅,你到底在氣什麼呀......是氣我沒告訴你這件事還是其他原因?」斜目一瞄著武士氣鼓鼓的臉頰,陰陽師覺得很好笑。

「都有啦!」武士一揮手,不悅地瞪著陰陽師,「你都沒透露那小姐的事情一個字,我哪知道啊......」武士的一句抱怨話使得陰陽師一個苦笑。

「博雅,其實事情是這樣的......」陰陽師試圖解釋,但是卻讓武士打斷。

「你什麼都別說了!晴明,當初你沒告訴我,當然現在更不需要了!」賭氣。

陰陽師在瞪眼之後苦笑,「你生氣什麼呢......博雅......」

「哼!」武士一個抱胸,撇過頭去不搭理陰陽師了,又,在此時的一道爽朗的男聲插了一句話,原來是保憲大人騎著式神─貓又來訪。

「這件事都得怪我啦~~博雅大人......」保憲自貓又背上躍下,貓又縮小為一隻貓時候再將牠一撈,抱到廊上與博雅併坐於晴明面前。

「到底怎麼一回事呀......」武士看著保憲大人臉龐上那抹尷尬的笑容與晴明那張微笑、彷彿沒事人的表情,又被攪糊塗了。

而後,隨著保憲大人苦笑下的解釋,武士終於知道了原因,原來是保憲大人到某位小姐家拜訪,然後在酒醉時聽她說出她愛慕陰陽師的心意,保憲大人在一時糊塗之下,應小姐的要求以陰陽師的頭髮做了個替身式神給她。

沒想到小姐沉淪於紙式神的虛情之中,開始帶著”他”四處走動,因此有其他人見到了,才產生出一堆有的、沒有的謠言,陰陽師和那位小姐即是主角。

不過,雖然爆出這樣子的謠傳,似乎也替陰陽師擋去不少女禍,因為大家都曉得陰陽師安倍晴明正與某位小姐交往中,因此,陰陽師樂得不去揭發那是則誤會,但是,闖禍的保憲倒是對晴明有點愧疚,也對小姐的執迷不悟很傷腦筋,因此他先登門道歉之後,打算再跑趟小姐的宅邸。

「晴明,抱歉!給你惹麻煩......」保憲抱歉地說著,陰陽師隨即搖頭。

「不~~我或許還得感謝你呢!保憲師兄......」陰陽師微揚唇角笑得開心。

武士點頭,間接明白了一切事情的他終於曉得事情主因並非在陰陽師身上,他剛才還很氣地朝他怒目疾聲呢......想來對晴明還真不公平。

「晴明啊......真對不起,我沒問清楚就......」

「沒這回事,是我沒告訴你原因......」陰陽師微笑,看著保憲起身。

「我還得去善後......晴明,先走一步了......」保憲抱歉地笑了笑,在陰陽師的微笑下坐上貓又離去。

「對不起,晴明......」雖然陰陽師叫他不要在意,但是他還是很介意。

「呵呵~」陰陽師搖著扇子微笑,「不過你剛才好像是個吃醋的妻子一樣兇......博雅......」

「什麼啊!晴明!!」武士一聽陰陽師這樣說,剛才的怒氣已經消失無蹤了,扠腰瞪眼怒聲道。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