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不管飛鳳討厭不討厭他,他還是必須做好自己的工作。畢竟李翔麟幫助他離開了瓊玉樓的時候,他就暗地告訴自己,不論李翔麟這麼做是所為何來,他都要找機會回報對方。

 

而現在,他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在這座王府裡生活,這才不會辜負了李翔麟當初的一片好意。

 

在前往西廂的路上,南天昭這麼思考著。

 

等到西廂房就在前頭,南天昭這才緩慢地收回了出神遊走的意識,站在一扇門板的前方,當下便開口叫門。

 

「飛鳳大人。」

 

過了許久之後,門內才傳出一聲回應:「是誰!?」

 

南天昭因一時的聽不清而側耳過去,最後在意會了之後才接著回道:「是小的。」

 

「......進來。」飛鳳這句命令的聲音自內室裡幽幽地傳出,如果不仔細聆聽的話,恐怕會錯過,幸好南天昭的耳力不差。

 

「是。」覺得奇怪的南天昭當下沒敢發出疑問地應著,兩手於是推開了門板,跟著走進門檻裡頭;等他著眼四處,發現平時用來招待訪客的小廳上頭並沒有半個人影,這點讓南天昭不由得一皺眉頭。

 

如果是在平時,在飛鳳出來見客之前,他都會先讓身邊的小僕先行在小廳上等待,怎麼今日卻是沒見到小僕先主人而出現呢!?

 

正覺得狐疑的時候,一身華衣的飛鳳已經從內裡走了出來;那張精緻的臉蛋與身上泛著的清幽淺香,讓南天昭能夠很輕易地就猜到剛才在內室裡的他,似乎是在自己身上忙活。

 

「你終於來了。」飛鳳冷冷地啟口,那一雙勾得如柳般的細眉不禁一斜。

 

南天昭意識到飛鳳似乎是因為他的遲來而不高興著,於是抿唇地垂頭:「小的剛才還在忙著管家交代的事情,這才遲了點......」

 

聞言,飛鳳立即微慍地皺眉:「少拿管家來壓我!遲了就是遲了,你還找什麼理由!?」

 

南天昭只能沉默地垂首,飛鳳見狀,心底稍微地解了氣,但在語氣上仍舊沒讓他好過地說:「如果不是青松突然病了,我才不會要你過來!」畢竟他一看南天昭就忍不住心底的厭棄。

 

「飛鳳大人傳喚小的過來,有什麼吩咐麼?」

 

飛鳳瞪著南天昭:「我想你應該也聽說了,今天王爺要去尚書府邸拜訪。」

 

「是。」難怪管家一早就讓他跑腿去做事......

 

飛鳳不悅地瞇眼,說:「由於青松還病著,無法跟著我去赴宴,所以今晚就由你代替他!」

 

「什麼?」南天昭訝異地一怔。

 

飛鳳冷瞪著他一臉愕然,沒給他逃避的機會,道:「我說:今晚就由你代替青松的工作!」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