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三六/死



與平常一樣的日。

有花香、鳥叫、豔陽。

但是,平安京的”土御門小路”上頭,卻看不見以往那座眾人熟知的”安倍晴明”宅邸,不曉得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了。

另外,平安京還少了一個人,這個人便是剛才去世沒有幾天、克明親王府邸的源博雅大人。

眾人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而且非常地在意那一座已經消失了不知幾天的陰陽師宅邸。

但是,雖然覺得不安,眾人還是得繼續生活下去,因此不論少了什麼,都還是照常一樣,趕集的趕集、做事的做事、上朝的上朝。

只是......

那座曾經存在平安京已久、已經成為眾人民心中支柱的”安倍晴明邸”還是不復見,當然,另一方面,死去的人更見不著。

話說回來,據說源博雅與這位稀世的大陰陽師的交情非常地好,但是,眾人卻聽說陰陽師在這位好友入棺之前、後,都未曾去探過一眼。

照常理說,不該是如此的啊......

難道是與好友的辭世有關嗎!?

即使充滿疑惑的眾人們,也只能把這個疑問放在心底,因為沒人敢去同陰陽師詢問原因,亦因為陰陽師在這幾天突然不再出現於土御門小路上頭了,再來也是不願多管別人家的閒事。

反正,不管是誰走了、病了、老了、甚至於離開了,這個大世界永遠不會因誰而停止運轉;時間從容地走過、太陽慢慢爬上天頂、花開花落、人來人往,未曾因為誰的生與死,停留一會兒。

時光繼續流轉,過去、現在、未來。

就像今日,同樣是個美好的日子,但是,有人卻因為某些原因而停止做某些事情。

陰陽師正臥在窄廊上,閉眼凝神傾聽四周的聲音。

木槿花開的聲音、風兒捲動浮雲的聲音、院裡各種蟲鳴、院裡的池水流動的聲音,還有樹葉隨風搖曳的聲音......

但是,卻少了一種聲音。

那就是武士與他辯解”咒”的聲音、武士吹笛的聲音、武士大聲嚷嚷的聲音、武士說他”不坦率”的聲音、武士喝酒的聲音......

少了武士的聲音!

陰陽師愈想愈心煩意亂,就這樣,想了再想,想了又排斥地丟開,一直到天色被闃暗的黑色取代為止。

今夜的月輪爬上樹梢頭、今夜的星子還是一樣閃爍著光芒。

只是少了一個人與他為伴、少了武士與他為伴!

陰陽師終於緩慢起身,身體撐不住地歪斜,隱隱泛著痠疼,他的心也跟著隱隱泛起了疼痛。

他知道,他並未去見博雅的最後一眼,因為,他害怕,他很害怕自己的”咒”束縛了他。

陰陽師在蜜蟲的擔憂眸光下自己解開了晴明邸四周的結界,然後慢慢踱出大門口,一直走、一直走到那條據說是連接現世與幽冥界的戾橋上。

果不其然地,陰陽師在其上見到了想見的人。

「博雅......」幡然瞪眼的陰陽師不敢置信地微張著唇瓣,看見在濃重的夜色底下現出的幽魂,他正對著親愛的摯友露出微笑。

「晴......明......」

陰陽師闔嘴,「是我對不對?是我束縛了你的......」陰陽師緩道著,抬眼覷向好友那飄然又透明的身軀,懊惱地咬唇,「我明知......”咒”的原理是什麼......沒想到我......對不起,博雅......」

博雅微笑,搖頭,抬手覆上晴明的頰,「不......晴明啊,你沒有束縛我,是我擔心你才特地多留幾天的,晴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保重喔......」那憨傻呆笑的老實的臉孔教陰陽師紅了眼。

「博雅,我......」

「唔......?」

算了......他不該再給博雅添麻煩了,「博雅,來世吧!我們來世再見了......」陰陽師還是沒有哭,微笑了,他要給博雅一個安心離去的理由。

武士笑著點頭之後,便在夜色下慢慢消失了。

最後,陰陽師暗忍的情緒已然崩潰,是以,他流下了最後不捨的淚......

即刻的,一隻尊蝶慢慢地飛至陰陽師肩上,垂下了牠的雙翼不再移動,似乎也表示傷心,就在那瞬間,蝶兒化成了一個美麗的人類女子,她將雙手環上陰陽師的腰間,頭靠上陰陽師的背,哽咽地輕語著:「博雅大人是個好人......博雅大人是個大好人......博雅大人......」

陰陽師聽見了,淚掉得更兇了......

陰陽師抬首仰望著淒冷迷茫的月兒,眼底淨是一片模糊,那月輪也是模糊的,一切都變得模糊難辯了......


”你微笑的輪廓指引我在黑夜中不寂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