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三四/淺眠



夜裡的燈火微弱地舞在風中。

晴明邸,是那位名震平安京的皇宮御用陰陽師,安倍晴明的住所,位於鬼門艮位的安倍晴明邸原就鮮少人來打擾與拜訪。

但是,據說陰陽師的不喜來客與他自己本身的孤僻都讓他不願招待陌生人,而且隨著他的心情而考慮是否接見來人的怪異性子,在宮中已是十分地出了名的。

這時正巧是深夜時分,穹蒼在大地間盡情地呼息著,樹影扶疏,偶爾還能聽見幾隻烏鴉正自天際飛過而發出的詭奇叫聲,甚或是夜梟的咕咕叫聲。

宅邸裡頭的陰陽師似乎已經睡下了,只讓蜜蟲留了盞微弱的燈火在窄廊上頭的燭台裡,陰陽師的寢室卻是一片的漆黑,習於黑暗的陰陽師比較不愛光亮,因為他通常很淺眠,常常會因空氣裡頭的各種細微聲音或是亮光而醒來,因此他也就不愛點著燈睡下。

蜜蟲知道主人的習性,也就日、夜不在陰陽師的寢房裡點上燈火了。

這天的深夜也一樣照常。

蜜蟲在服侍陰陽師睡下時便獨自離開了陰陽師的寢房,她今夜還要代替主人觀察星空,於是,她走到陰陽師平日使用的書房裡頭拿來了紙、筆,然後再輕踱至窄廊底下準備寫今夜的觀察紀錄。

正當她緩慢地提起筆來,正要畫上星子的分佈圖時,突然間的一陣急促敲門聲音在大門前響起,那陣又急又響的叩門聲音再加上了一道急促的成年男子嗓音而顯得特別地大聲,劃破了原本寂靜無聲的夜。

「叩、叩、叩──」男子在晴明邸的大門外大喊,「安倍大人!安倍晴明大人!請你開門!開門啊!──」話尾拖得極長,那似要將屋頂給掀了的叫聲瞬間驚醒了屋內一向淺眠的陰陽師,蜜蟲更是被來人的大吼聲音嚇著了,然後轉頭就看見陰陽師自內室裡頭緩慢踱出來,身上還披了件外衣禦寒。

春夜也是微寒的。

「晴明大人......」蜜蟲為難地叫了一聲,就見陰陽師緩然地一個搖首,潤紅唇瓣微抿起。

「妳去開門吧......蜜蟲......」陰陽師一揮袖,蜜蟲即刻飛奔到大門前,打開了大門之後便望著那名深夜來敲門的武士。

「請問有什麼事嗎?」陰陽師慢踱下窄廊,見武士一衝進大門裡頭,看見是他之後便突然間跪倒了,抖顫著魁梧的身子,道:「皇子有難!請您務必救救他!安倍大人!」

陰陽師吃驚地望著那名武士,還有他身後跟來的一小隊人馬,見帶頭的武將對著陰陽師下跪之後,他們也一齊仿效,也跟著跪倒,這等陣仗令陰陽師微微心驚。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陰陽師輕喃著,帶頭的武士見他可以商量,遂高興地站了起來,向他彎身鞠躬。

「請您先隨我走一趟宮中,路上我再跟您詳述吧!安倍大人......」

陰陽師點頭。

既然是急事,那就沒有辦法拒絕了......

◎◎◎

解決了皇子的危難後的隔天,陰陽師因為整夜的勞碌、奔波,於是在無眠的狀況下回到自宅後便直接進入內室小憩與補眠,這一次總算能安穩地睡上一宿了吧......

陰陽師這麼想著,連著那身穿進宮中的白色直衣都沒有換下就逕自閉眼睡去,不料沒多久之後,清晨的晴明邸竟然再度響起一道叩門聲音,這次來的並不是宮中的人馬,而是陰陽師的好友,源博雅。

他是代天皇前來感謝陰陽師的相助的。

只是,懷抱著欣喜的感受前來傳達眾人謝意的武士沒想到他一進門就給陰陽師的式神,蜜蟲給攔住了。

「妳做什麼啊!?蜜蟲,快讓我見晴明......」武士覺得奇怪地與蜜蟲玩著你閃我攔的遊戲,武士這樣幾次下來,發現了不對的地方而怔住地看著蜜蟲臉上的不贊同。

難道蜜蟲是為了什麼原因不讓他見晴明的嗎?

「蜜蟲,妳為什麼要攔我啊?是不是晴明生病了?」武士遲鈍地反問,就見蜜蟲板著可愛的臉蛋,更加心急了。

搞不好真是那樣!

武士著急地推過蜜蟲就要踏上窄廊,蜜蟲卻說出真正原因,阻止了他的腳步。

「主人現在很累!博雅大人不要去打擾主人......」蜜蟲不悅地一個噘嘴。

武士一抓頭回想起天皇是在昨夜急召了晴明進宮沒有錯......

「喔!原來是這樣啊!那我還是走好了......」武士失望地望了內室一眼,接著便踱出了晴明邸。

但是,內室裡頭的陰陽師卻自被褥裡直起身,一頭散逸髮絲與一臉的疲憊,因外頭的對話聲音而醒來了。

......又是一個無眠的日了......

陰陽師歎息,微閉眼還外加隻手撫額,頭疼地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