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5



黑夜乘著風兒而來,平安京的黑夜是鬼魅與妖怪們的天下,因此在傍晚時分的時刻,就是眾人回家的時間,因為誰都害怕妖鬼出沒來啖噬人的事件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就算是王公貴族也一樣,信奉著陰陽師的指示,不但儘量不在夜裡出門,白日也遵守著『方違』與『物忌』。

夜裡,蟬兒鳴叫著,賀茂保憲在後院窄廊上點著了燈火,廊板上頭還擱著酒具和一盤的下酒菜,貓又回來窩在保憲溫暖的懷裡,當隻乖乖聽話的式神,至於帚怪則是乾脆立在一邊,反正陰陽師說好不會對他動手,它也很安然認命地待在這兒,因為難保它一走出賀茂邸會不會再遇上可怕的陰陽師......。

手中的札記都快被賀茂保憲翻爛了的狀況下,星、月不知何時已然升了空去,越過樹梢,即將爬升於天頂了,卻還是沒半個人來通報父親大人回宅的消息,保憲因而無聊地坐在廊板上頭,偶爾仰望著星空發呆。

說到觀星,便會想起他的師弟──安倍晴明。

保憲回頭來,反正他知道,現在的晴明一定是正與他的武士好友──源博雅大人喝著酒,談天說鬼,不然就是說說那『咒』的道理吧!

老實說來,晴明那小子真是幸運,起碼還有個酒伴陪,雖然源博雅那呆子老是成為晴明戲弄的對象而不自知,但他還是滿幸福的,因為他只能孤單一個人,沒有人會應話是多麼無聊啊......

嘖!

轉念一想,父親大概是碰到什麼事而拖延了原本說好要回府的時間吧......

一個人坐在這兒真的是無趣極了,早知道他該去參加中納言的酒宴......

起碼多些人一起說笑,縱使那也很無趣啦......

欸~~

轉著瞳眸的保憲忽然瞄見一旁立正站好於黑暗牆邊的帚怪,然後在貓又斜睨的眼神和帚怪默默地流著冷汗之下咧出了笑......

一個揚手的賀茂保憲唸了串咒語,把帚怪拉至他眼前,聽得它一陣哇哇叫聲的他覺得很有趣,「喂~~跳段舞來看吧......」微笑地托著腮的保憲如是說,帚怪晃了一晃,表示不太願意,保憲噘嘴。

「你要自己就位準備,還是我幫你啊?」邪笑地揚起手來威脅著,帚怪只好把眼淚往肚子裡吞,含著淚水聽話地跳了起來......

「......咳~嗯~~我是帚、怪~~啦~~~~啦~~~~我們最大的任務是~~吃光所有人~~~~啦~~~~」一時間只見帚怪晃來晃去的,怎麼看都不有趣,保憲唇一抿。

「難看,換人......」

帚怪嗚嗚哭著,「哇啊啊啊......你要看舞,我跳了你卻說不好看,你根本是在欺負掃帚......」哭得呼天搶地,最後還倒在一邊。

「囉唆~~」瞇眼。

「嗚嗚啊......你那是人話嗎!?」掃帚學著孟姜女,打算哭倒賀茂邸。

熟料,保憲僅是微微睨著它,冷道:「......我的確不是人,我是陰陽師嘛!」

「陰陽師不是『人』喔!?」嗚咽。

「......陰陽師既非人、也非鬼,更不是神......」保憲托腮淡道。

「沒良心的陰陽師!」哀怨地控訴。

「謝謝讚美......」賀茂保憲皮笑肉不笑地,抬眼覷著帚怪,正想回嘴時,一道朝後院的廊上急奔而來的腳步聲迅速地傳進他們耳裡。

保憲起身地皺起眉,「這會兒又是什麼事了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