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1




賀茂邸。

鳥兒啁啾的一個清涼早晨,賀茂一族是平安京中的陰陽道的本家,除了安倍晴明之外的陰陽師中就屬賀茂家的賀茂忠行和兒子賀茂保憲最為眾人所崇敬,是平安京中數一數二的陰陽師。

賀茂忠行是陰陽寮中的最高指導人,兒子賀茂保憲也任職於宮中,兩人皆是十分出色的當代陰陽師,師弟─安倍晴明更是傳說中的白狐之子,也頗為人知。

這天一早,賀茂忠行上了陰陽寮去指導學生,賀茂保憲駐守於賀茂宅邸,偷了個空的他打算來鑽研上次由父親手中拿到的一本《奇異聞》集,裡頭收了不少父親以前的除妖驅魔記事,父親要他好好地再看一次,然後寫出一篇的心得來。

約莫傍晚時刻,父親應該可以見到他寫的札記了。

賀茂保憲這麼想,回到書房中翻找到了那本記事,然後踏出書房的他便在窄廊前看到了一具倒臥於廊板上的軀體,隨即地,他翻了翻白眼,輕呼:「喂......你沒睡死的話就到一邊去幫我拿几子來!啊......還有紙和筆,聽見沒啊!?」最後,還毫不客氣地踢踢廊上那攤著曬太陽的男子軀幹,見他突然間一個起身,目露不耐地瞪住自己。

「吵死了,保憲......我正想舒舒服服地曬一天的太陽,沒事的話你別要我做東做西的啦!煩死了......」披散著一頭黑髮、金眸子的少年張開四臂就伸伸懶腰,抬首來望著賀茂保憲就站在廊前、他的後方,雙手環胸正瞅著他看。

「吵死人的是你吧!?」瞇著眼,賀茂保憲揚起手指來指向那穿著狩衣的少年,威脅,「我好歹也是你的主子,起碼客氣點!不要喊我『保憲』,要說『賀茂大人』!」教訓道。

「囉唆~~那還不都是指你嘛!」少年立了起來,不服氣地傾著身、鬧脾氣,在衣尾後還能見到兩條分叉的尾巴憑空晃呀晃的。

「貓又──」沉著聲,賀茂保憲微笑地呼著少年的名字,「你想被我打回原形吧!?嗯!?」笑瞇的眼瞳中閃過一抹寒氣,少年因而青了臉色地嚇跑了,一個迴身轉往書房的方向去。

「我.....我去就是了嘛!......」遠去的男聲透著一抹害怕與不悅。

賀茂保憲這才得意地搔搔鼻尖,咧笑。

正當他轉身要回前院之時,發現眼前掠過一抹黑影。

緊急地煞住腳步的賀茂保憲一個揉眼,彎身探看自己的前方,還是一片好好的青綠院落,並沒有什麼改變,他的心裡便犯嘀咕。

「奇怪了......」剛剛明明有什麼東西奔過眼前的啊......

不解地歪首的賀茂保憲正要跨步離開,沒料見在窄廊邊、石地上見到一枚奇怪的印子,他停住步伐,這一次確信自己沒看錯了,有一個圓圓的印子清楚地印在石地上、滿地的沙石上。

賀茂保憲伸回脖頸,立於原地思考了一會兒,往一邊的倉庫望去,倉庫的門不知何時被人拉開一條縫隙,一抹黑透出,看得賀茂保憲咧出笑,反而大踏步地步下木梯,來到倉庫門前,揚聲唸咒的他驚訝地看著裡頭跑出一支長長的物事......

就是這個!

賀茂保憲驚喜地揚手一握住那即將逃出掌心的物事,笑道:「是你吧......付喪神......帚怪!」那長長的掃帚在他手中一震,在賀茂保憲唸出它的名時便立即被封印了。

「......放開我,放開我啦~~~~」那掃帚在賀茂保憲手中掙動,險些跳出他掌心,他將書冊夾於腋下,雙手按住它,誦咒。

「哦喔......好痛,你真粗魯......」

他微笑,「你又不是人......」

「嗚喔喔喔~~~你歧視我......救掃帚啦!有陰陽師要殺掃帚喔──」

「喂~~喂~~」賀茂保憲無力地輕呼,「不過是要你別動罷了......嘖!」

掃帚被乖乖地定於原地,只餘聲音:「你真不會殺掃帚!?」

「廢話!」他翻翻白眼,「要殺你,你還不夠格......而且你是院裡必備之物,殺了你還要花錢買把新的,多麻煩啊......」不耐地解釋。

「那好......放了我......」

「可以啊!等你把院落裡頭的落葉都掃光......」

「......你虐待掃帚......」欲哭無淚。

「囉唆!做就是了!」賀茂保憲輕喃,「等會兒你若沒照辦,我就虐待你了......」威脅地呵呵笑。

「......」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