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4




晴空已然變色。

賀茂宅邸的後院裡晾著一把掃帚和一隻黑貓,賀茂保憲端坐在後院的窄廊邊,好心情地看著貓又雙腳被縛、欲哭無淚地喵喵叫著被晾在充當曬衣的竹竿的掃帚上頭。

可憐兮兮地喵叫著的貓又回眸以牠那對圓滾滾的黑眼珠盯著自家主人瞧,「......喵~~喵~~喵~~」意思是『別這樣啦~~有話好商量......』,但是牠的貓言貓語,保憲哪裡聽得懂呢!?

於是保憲將頭一回,咧開笑,不過是抹冷笑。

嗚嗚嗚......好可怕~~

貓又欲哭無淚。

而,跟牠被綁在一起、牠身前的那掃帚也自一開始便流著遭池魚之殃的怨恨眼淚,「嗚嗚......掃帚好可憐......掃帚是無辜的啊......嗚嗚嗚......掃帚的腰快斷啦......」哀鳴。

賀茂保憲托著腮,一臉的似笑非笑模樣,「你們活該......哼......在我氣消之前,你們就維持那個樣子來取樂我吧!」輕哼了聲的保憲不肯再搭理牠們地一個轉頭探看後院池裡的那尾魚精,適才不久前她才讓貓又給嚇昏了過去,見她滿身的乾涸,他只好好人做到底地把她暫時放回水中,他的疑問還要她來解呢!

到底......一尾魚精放著舒服的水中不待,跑到陰陽師的住處要做什麼呢!?
這個謎團他到現在還猜不透哪......

賀茂保憲踱下廊,走近魚池邊,彎身瞅著水塘中悠遊自在的魚兒和那尾錦鯉,心中的疑惑化為問句:「妳到底有什麼事才來這兒的!?妳可知這兒是陰陽師的宅邸......」挑著眉頭的賀茂保憲看著那尾錦鯉因為他的問句而浮上水面來呆望著他半晌,然後以一種只有陰陽師能聽見的女聲細聲細氣地說話。

「其實......是最近發生的事......族裡懷疑我的未婚夫殺害了同族的魚,所以身為這一湖的管轄者的我的父親得要給魚族一個交代不可,那樣的話......他就......」魚兒的嘴巴張張闔闔著地吐出人聲,最後變成啜泣。

賀茂保憲睨著那錦鯉,「總之,妳是為了救未婚夫而來的吧?」

「是的......」

「難道妳不相信妳父親一定能抓到真正的兇手嗎!?」

「......不是的!」嗚咽,「只是我那父親......一旦這麼做的話,那個人......他一定會禁不住嚴刑拷打的......他真的是冤枉的!只不過當被害者被殺害之後都是由他發現的......」

「......妳叫什麼名字?」

「......理子......」她眼睛的周圍泛著水光,不知那是水還是淚。

「理子......」歎了一口氣,「你們魚族的事我不能干涉。這是天、地中的生存法則,恕我無能為力......」賀茂保憲直起身來,對著水面浮起的理子公主冷聲。

「......」

理子僅是沉默以對,一邊晾了許久的貓又和帚怪一聽不免為她難過,也以眼神責備賀茂保憲的無情;賀茂保憲當然察覺了,緩緩地伸出手來唸了一串咒語,解了他們的束縛,帚怪和貓又皆能活動自如了。

「妳走吧......」他說,接著在恢復人形的貓又前方再度施法將錦鯉變回原來的人類模樣,最後,一名身穿十二單的女子立在保憲的面前撫著臉龐哭泣不止......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