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

此時,正端身正坐在案沿、一副恍神狀態的應龍飛在傍晚遠走、夜晚降臨之時終於回神來了。

將目光撇向桌邊還有一大疊他未看完的文件,頃刻間,他不禁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而後支起身來。

雖然他很想將芸芸再度找回自己的身邊,但是他卻又害怕她已經因為上次的事情而討厭他了,所以,他一直思索著自己是否該前往右相府邸、然後與她把誤會解開的這一點,結果,他有好一陣子就這麼什麼都不做地坐著,沒想到時間竟也跟著快速過去。

然後,現在他還是什麼都沒有去實行,躊躇不前。

應龍飛忍不住地歎息,正欲起身走下階,沒料到書房的門板被人自外頭推了開來,接著只見總管端著晚膳踏進門檻裡頭,繞過了屏風之後,便朝著應龍飛的方向直直走來,「將軍,該用晚膳了......」

「擱著吧!」聽見聲音的應龍飛見到管家從屏風後頭冒出來,只瞥了他一眼手中端捧的食物,淡淡地說完後,又再度回到案沿坐了下來。

「是......」按令將手中的晚膳暫且擱在桌邊一角,當管家欲轉身離開書房之際,這時候卻讓應龍飛的一個輕喚叫住了,因此,總管慢慢地回過身來,恭敬地立在應龍飛身前。

「等等。」

「是,將軍。」

「這次送來的文件好像沒有分類過。為什麼?」應龍飛蹙著眉尖,忽然開口;總管訝了一下,原本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卻接觸到了應龍飛那道詢問的眼神,結果他卻沉默了。

「將軍......」

「為什麼?」應龍飛皺眉,「如果一開始就將它們分好類別,這樣我可以省去一些麻煩......」

「將軍......」總管吞吞口水,膽小地抬眸望著自家主子,怯怯地說出實情:「其實,之前那些龐雜的文件卷宗是由馬小姐親自替您動手分類的......」

「你說......是芸芸她......!?」應龍飛因為驚訝而忍不住當場失聲訝叫道。

「是、是的。」總管一邊囁嚅著,一邊坦承:「馬小姐說她在相府有時候也會替相爺這麼做的,所以他跟小人要了一副書房的鎖匙,而且,包括書房裡那些總會隨時備上的茶水和點心也都是她刻意去準備好的,怕將軍您看摺子看到一半會餓了......」

應龍飛詫異地瞪著眼,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她貼心地替他想足了的,而不是假他人之手!

「之前,小人沒敢說出來是因為馬小姐要小人守密,而且將軍似乎對馬小姐挺......」猶豫著的總管沒有把後頭的幾個字說出口。

「芸芸......」她對他如此用心,但是他卻這麼回報她、傷她的心......

應龍飛震懾當場,心頭隱隱有抹愧疚,還有更多的......感動。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