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2



由於日本的平安中期是個人鬼共生、陰陽交錯的時代,每個人對命運、生死、占卜、咒術、靈魂深信不移,平安時代人鬼雜處、人心貪婪,還能見到陰陽師的身影交錯在鬼魅魍魎之間。    
 
陰陽師,則扮演著人與鬼神之間的溝通橋樑,通曉星象與天文曆法、熟悉占卜與奇妙法術,任職於宮中的陰陽寮,為朝廷所用。    

而,陰陽道中最有名氣的賀茂忠行與兒子──賀茂保憲正好是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師父和師兄,師兄賀茂保憲目前正任職於宮中的”穀倉院別當”一職。

話說回來,由於陰陽師其實是個特殊的職業,又是國家官員,所以要負責宮中與皇族們替那些作怪的妖鬼或怨靈們調解,偶爾充當一下那些怕死的貴族們的心靈治療師,要不然貴族在鬥權或風流之時,可能通通在陰陽師的交相詛咒裡死光了......

所以,雖然陰陽師是看似平凡到不起眼的低階官員,但是卻常常認識一些位高權重的大人們。

因為他們常藉由陰陽師的法力來咒殺對手或是負心人,在這個混亂的平安時代裡,爭權奪利或是訪妻制度都是助長陰陽師的勢力,使得他們能夠踏上貴族的舞台。

當然,這也讓陰陽師的實力和能力備受肯定與懷疑,更多的人則是懼怕他們以施行詛咒來害人,對他們也多了些忌諱,一個不小心的陰陽師還會被謠傳說是精、狐之子,而加以排斥或是隔離,因此,陰陽師們多在傍晚與日升之前的這段時間內來活動,為眾人消災祈福的兩難角色。

平安京中的賀茂家是京裡最令人尊崇的陰陽名家;賀茂忠行與兒子保憲都是首屈一指的陰陽師,除了安倍晴明之外的另兩位陰陽大家。

這天下午,賀茂保憲制住了帚怪......

「喂~~掃得賣力點!」坐在廊板上的賀茂保憲自案上抬首,望見帚怪在原地搖來晃去地掃著一地落葉,那過小的晃幅使得他一不高興地提點,身邊隨侍著的黑髮少年已經還原為原來的模樣,黑貓睜圓著眼兒、晃著兩條分叉的尾巴,瞪著帚怪那要死不活的樣子,笑咧了嘴。

誰讓它惹上了自家的主子哩......

好死不死地竟在陰陽師面前出現,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咧了咧一口的白牙,貓又笑得十分愉快,這讓一邊的保憲微微瞇眼,「看帚怪那麼愉快~~你也想摻一腳嗎?」保憲邪笑地睨了眼貓又瞬間收起的笑,白牙快速地隱沒於嘴中。

保憲這才埋回頭繼續忙著寫心得。

帚怪掃著、掃著,哀怨地停下動作,偷覷了廊上低首的保憲一眼,略略移動了竹枝,準備悄悄逃離......

誰知,保憲連頭都沒抬,誦了一串經文,然後帚怪像是被什麼無形的咒文綁住一般地,立在原地掙扎,「哦喔喔......好痛啦~痛死掃帚啦......放開我啦......你這個沒本事就欺負掃帚的三流陰陽師......」氣忿地要跳起來般。

賀茂保憲懶得抬頭,「貓又......」呼了句地喚來式神,貓又隨即化為少年,奔到無法動彈的帚怪身邊,揚手送了一張免費的符咒給它,突如其來的一陣電流電得掃帚吱吱叫還邊不停地抖動著。

「欸呀~~欸呀~~好癢喔......別......搔我癢......哈哈......哈......哈哈......救......掃~~帚~~啊...」

保憲臉一抬,瞪向貓又,「喂~......」

貓又吐舌,「我弄錯張符咒了......」不知反省地笑得很天真。

保憲臉色一闇,搖搖頭,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名家僕自前院奔至後院來通知他門外有名女子要求見他。

賀茂保憲覺得奇怪地起身,看著掃帚繼續旁若無人地抖動著枝身,不理會它的尖叫求救聲音,欲轉往前院的他卻見貓又變回黑貓的模樣,而且是高興地晃著尾巴先他而去......

「喂~~喂~~那小姐想見的人是我欸......幹嘛是你跑得那麼快啊......」奇怪了......

隨之而去的保憲沒搭理一旁已經喊叫到無聲的帚怪的死活。

「喂......好歹~~幫......我~~解一下......再......走啊......啊......」帚怪哀號。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