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知道皇甫天霽昏了過去之後,洛唯便一直在床榻邊守著,深怕皇甫天霽在醒過來的時候或是中途出了狀況而有什麼需要,他也好幫上忙;也因此,他的三餐與睡眠都是在皇甫天霽的寢殿裡渡過的。

這日是皇甫天霽昏過去的第三天,外頭燦亮的陽光自窗櫺外頭射了進來,映上了皇甫天霽那張雪白的面容上,因此,床上人在此刻看來是顯得更加的虛弱與蒼白。

這幾日來,霽晴殿的四周都很安靜,是最高品質的那種靜悄悄狀態,因為據玄大哥說是那隻住在池畔的魚精表示這其實是皇甫天霽昏迷之前的要求,所以在這段時間裡,牠佈下了結界與奇門遁甲在這座霽晴殿的四周圍,阻止任何人進入,因為皇甫天霽說他不想被誰打擾、也因虛弱暫時無法見客。

怔怔地瞅著皇甫天霽一動也不動的樣子,如果不是知道等待皇甫天霽的靈力全數恢復時候,皇甫天霽便會再度醒來的這點的話,洛唯會以為皇甫天霽實在很像是陷入了永遠的沉睡裡頭。

就像童話裡頭的那位睡美人一樣,經過了百年之後,才會有王子砍斷包覆著城堡的荊棘,找到她、並且以一個真心的輕吻來喚醒她。

不過,他曉得這只是一個童話而已,再說皇甫天霽也不是那個倒楣的睡美人,而是相當悍然的巫婆......。

想起皇甫天霽老是用那些『非人』來嚇他,洛唯忍不住扯扯唇,其實他就像個孩子一樣。

記得那晚,他知道皇甫天霽的所作所為說起來都是因為寂寞的關係,所以他忍不住伸出手抱緊了他;就在那一瞬間,他也才恍然地明白,其實他已經喜歡上了這個老是口是心非的、以言語來掩飾自己的真心的三皇子殿下。

皇甫天霽和杏藍相仿卻又不一樣的性子就像隻獨來獨往的貓兒一般,他比杏藍還要不擅表達自己的真心,所以才用言語讓大家誤解他,其實他是個寂寞到會讓人心疼的一個人。

所以,當下的他就決定了,不管他究竟找不找得到杏藍,他都會一直在他身邊陪著他,直到他哪一天不需要他為止。

柔下了眼神,洛唯坐在床邊怔然地望著緊閉著雙眸的皇甫天霽,忍不住歎息;如果不是皇帝的那個無理命令,他又何須耗費了全身的靈力去探知天意與命運!?

其實追根究柢起來,如果不是那個說是淮北國有意謀反的謠言在宮裡漫天四起,皇甫天霽根本不會是現在這種模樣吧......

忍不住逸出一聲淺淺歎息,洛唯無奈地望著醒不過來的皇甫天霽,微然傾身之後,將微暖的唇瓣貼上皇甫天霽那瓣略微蒼白且冰涼的唇,「快點醒來吧......」

就在此時,一身黑衣的玄端著午膳,正自門外踱進來,「小唯,主子還沒醒嗎?」

「嗯......」洛唯輕輕地點點頭,在離開了床邊之後便起腳迎了上去,「不知道他哪時候才會醒過來......」

玄微微抿唇,「......唔。小唯,你先過來吃點東西吧!」

「喔,好。謝謝玄大哥!」洛唯邁開了腳步來到桌邊坐下,抬眸:「那你呢!?玄大哥......」

「我是主子的護法,所以不吃東西的。」

「原來如此......」洛唯喃喃自語,「那你們平時都靠什麼變成人形啊?」

「靈力。」

「靈力啊?」洛唯睜眸,「可是他不是......」撇過頭去望著仍舊閉著眼的皇甫天霽,疑惑。

為什麼皇甫天霽靈力盡失之後,身為護法的玄還能維持在『人』的狀態來出現呢!?

玄曉得洛唯的意思,於是扯唇:「其實這個我也不知道......」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