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里禮的承諾之後,皇甫天霽便雙腳交疊、面容沉肅起來,一邊緩慢地抬起了一隻手臂,一邊將視線專注地凝結在清澈的水面上,一動也不動地坐著。

『準備好了嗎!?』里禮坐在一旁的荷葉上,覷著池畔的皇甫天霽緩緩地閉上了雙眼、調整自己的呼吸,沒一會兒之後便微然地睜開了那雙翠綠依舊的美麗瞳眸。

「嗯......」低低地頷首,皇甫天霽沉著地望著水面因為他的注視而漾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那就開始吧!』里禮點點魚頭,於是望著皇甫天霽在他說畢的下一秒抿緊了唇瓣,不再開口,只是專注地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在有如一面平鏡的水面上,而後在心底持著一串咒語。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沒多久,皇甫天霽感到眼前一片迷茫,而且他的雙眼因為凝視不動的水面過久的關係而有點暈眩,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水面上開始有了細微的變化。

當漣漪變成漩渦在他的眼底持續地旋轉,皇甫天霽已然分不清何謂上與下、左與右,雙眼也因為痠澀而沁出了顆顆晶淚,跟著滑過了頰邊,但是他並未放棄,只是咬著牙關堅持著,眼看漣漪愈盪愈深之時,瞬間卻凝成了一個又一個的畫面──

當視線回復清明、當他的雙眼不再沁淚,皇甫天霽睜大了雙眸,看見了那些畫面裡頭有著他最愛的人、事、物;一件又一件地交纏著,讓他的心頭驀然生出了一陣疼痛。

太子、老四、父皇身穿青色戰甲領軍殺敵,放眼望去,眼前盡是一片血河與敵我兩方的頹旗,黃沙因為馬蹄的踐踏而隨之滾滾而來,陣陣的喊殺聲響徹雲霄、震碎山河,枯骨死傷遍地。

「不......」啞著聲,皇甫天霽困難地自喉嚨底部擠出這個字,那雙碧眼因為太過震驚而顯得茫然無措,里禮十分擔心地看著皇甫天霽此時的異樣,魚頭緩慢擺動。

『喂!喂!那只是個幻象啊!醒來了,皇甫天霽──』

「......」沒有理會里禮的急叫聲,繼續無聲地盯著水面快速幻成一幕幕的畫面,皇甫天霽看著淮北國因內亂外患而殃國傷民,最後,淮北國喪盡所有先知,亡國。

水面快速地旋轉,再無聲地重覆了一遍剛才皇甫天霽所見的情景。

「不行......我要......我絕對要扭轉命運!」冷著面龐,皇甫天霽以破碎的嗓音說著的同時,里禮也發現了自皇甫天霽的唇角緩慢地流下了一絲鮮血。

糟糕,他的法術已經過度施展了,『皇甫天霽!快點停止你觀未來的法術,要不然你的身體會撐不住的!』里禮禁不住揚聲大叫。

不聽里禮的勸告,皇甫天霽開始勉力地找出能夠扭轉既定命運的法子,因此,他重覆地看著那些怵目驚心的場景一遍又一遍,直到他的額際與全身都已經沁出涼涼的冷汗還不打算停止,「......一定有辦法的。」

『玄!你快點過來阻止他啊──』眼見情況即將失控,里禮朝四周尖叫著,心急如焚地開口呼喚起皇甫天霽的貼身護法;當玄聽聞里禮的聲音而趕過來之際,皇甫天霽已經靈力不支地倒在地上虛弱地喘息,而水面也已經恢復原本的樣子。

「主子!!」忠心護主的玄撐起皇甫天霽的上半身,憂心忡忡地以大掌拍撫著汗溼滿面的雪頰,一邊急叫,「主子!?你醒醒──」

『他太勉強自己了!觀未來的術法最多只能看上一次,你知道他看了幾次嗎!?何況,做這術法可是要付出相當代價的啊!啊啊,這個笨蛋皇子──』里禮張著魚嘴嚷叫著,不敢置信地揚高了音調。

還沒完全地失去意識,緊閉著眼、臉色流露出極度痛楚的皇甫天霽聽見耳邊一串拔尖的叫聲,於是心火叢叢地啟口想要制止這道讓他更加痛苦的聲音,但是因為此時的虛弱,所以喊出來的怒吼瞬間變成小貓叫:「吵......吵死了!」

里禮因此嚇了好大一跳,沒想到皇甫天霽在施行這樣大的術法之後,竟然還有剩餘的力氣罵人,『你到底是不是人啊你!』老天,這真是不可思議!

沒搭理里禮這句無禮的話,知道身邊的人就是最自己信任的護法之際,皇甫天霽將唇貼在玄的耳邊吩咐了一串旁人都沒聽清的話,然後在話止的時候便當場在玄的懷裡暫時性地昏了過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