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之後。

一個人坐在霽晴殿外的那方池塘畔的皇甫天霽一臉面無表情,那雙有如上等翡翠的眼眸沒了平日的熠熠光采,只餘冷冽;素來姣美的臉蛋上也跟著染了一絲的空寂。

「里禮。」出聲喚出那位住在池塘裡的魚精,皇甫天霽望著原本平靜的水面上因為他的這句呼喚而在瞬間泛起了圈圈漣漪,然後,一條肥大的魚兒便自水底下躍上水面,肥碩的魚軀安然地在荷葉上停佇。

『有何貴幹啊?皇子殿下......』

皇甫天霽挪動碧眼,望住里禮:「我想問你一件事......」

『你問吧!』看在皇甫天霽讓牠能夠安心地在這方池裡修煉的份上,牠里禮就當隻好魚,暫且就聽他說說話吧!

「我想知道淮北國是否可以逃過這次的劫難?」

『這個......』里禮猶豫起來,『這是天機......』

「那你就搖頭或是點頭。」

『......』這擺明是在為難牠嘛!牠都說了,牠還要修仙的啊!

「連這種方式都不能透露嗎?」皇甫天霽冷冷地瞇起眼瞳瞪住里禮,而後繼續說了下去,「想當初──」

『好、好啦!』牠最怕別人舊事重提了,只好搖搖肥大的魚頭;皇甫天霽見了也不多話,只是垂首不語了許久,直到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而抬起頭來。

皇甫天霽頹然地咬唇,果然是這樣......

「還有,我想問你,如果......如果我使用我的法術去觀看未來的變化呢!?這樣是否也違反了天機?」

里禮那圓滾滾的魚眼珠輕輕地睨了皇甫天霽一眼,魚嘴頓時開開闔闔的:「當然啊!你是在問廢話嗎!?」牠努力地翻著白眼。

「......」皇甫天霽頓時沉默了,直到里禮似乎察覺到什麼不對勁,因而轉動魚頭看著皇甫天霽。

『你該不會是打算......』使用“那個方法”吧!?

沒開口反駁的皇甫天霽抿抿唇,臉色沉了下來,困難地開口:「我只能這麼做了。」

魚精里禮慌張地張開魚嘴,急道:『喂、喂!你這樣做不只有單單破了天機而已,而且你還會因為過度使用本身的靈力而讓你身陷險地的啊!』

微然仰頭朝半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皇甫天霽這才再次啟唇淡道:「......我只有這個選擇。」

『可是,你──』

眼底漾著一縷堅決,皇甫天霽問:「里禮,我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你想要拜託我什麼事!?』

「在我施法看透未來之後,麻煩你幫我在這座宮殿的四處設下結界,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那你呢!?』里禮有點擔憂地問,瞥著皇甫天霽立即扯了扯唇。

「在看透未來這段時間之後,我要閉關不見任何人。」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他也只能賭賭看了!

『......好吧!』在一陣思考過後,里禮答應了皇甫天霽提出的這個要求。

「謝謝。」

『嗯......』

這其實也是為了牠自己。因為一旦皇甫天霽倒下,那些看他不順眼的人便會開始行動;如果皇甫天霽有個萬一,那麼這座霽晴殿便不復存在,牠的最佳修煉地也會一起沒了,所以牠非得幫一幫皇甫天霽不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