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十章

隔日。

床上,李翔麟溫柔地抱著南天昭,早早醒過來的他,一邊用手梳著他的長髮,一邊難以自抑地勾出一抹輕淺的微笑;最後,給他的動作弄醒的南天昭因此眨了眨眼睫,接著對上李翔麟那張看來心情愉快的面龐。

「......」一點可疑的紅色竄上了頰畔,南天昭沒有開口打破沉默。

知他害羞的李翔麟於是揚揚唇,慵懶的嗓音輕輕迴盪在南天昭耳畔,讓他臉上的紅色似乎又加深了些:「......醒了?」

南天昭頓時無語,僅是垂下了眼;因為李翔麟的聲音聽起來好低沉而且富有磁性,讓他憶及了他們兩個人昨夜滾床時候的情景,忍不住將頭垂得更低,意欲避去李翔麟那專注的注視。

「你再低頭就要碰到膝蓋了。」

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就讓南天昭馬上抬起頭來瞪他,李翔麟笑得十分可惡。

「你......」

「怎麼你還在怕羞?反正你的全身上下我都已經看過了......」話沒說完的李翔麟馬上挨打,望著被他摟住的南天昭赧顏地抬手推了自己一把,還附上一枚嗔怒的瞪視,李翔麟忍不住偷偷地喘了口氣,看他的眼神立即變得既深遂又難測。

南天昭發現了,更是賣力地想要推開他,奈何他推了半天,李翔麟連動根手指都沒有。

他忍不住氣結:「起來。」

李翔麟悶悶搖頭,「還不行......」

南天昭有些慌了:「不行也要行!」瞧他,那是什麼眼神!?他才剛醒,別又再來一次了吧......

誰知,李翔麟露齒笑了,「好鳳雛,你這麼想我再來一回嗎?不然你就乖乖別動......」

「......」南天昭頓時僵住了,因為他發現李翔麟那在微笑下努力忍抑的眼神,再來是他自己發覺了股間頂著一樣硬物。

望著南天昭邊臉紅邊僵化著身軀,李翔麟又忍不住笑了。

他為此感到不解:「你笑什麼?」

「好難得看見你這麼聽話......哎,別掐我了,好鳳雛......嗯唔,你乖點......」又笑又苦著一張臉的李翔麟不住歎氣,攔下了南天昭正在掐他臉頰的手,放到唇邊輕吻。

其實這招還挺有效的,因為南天昭馬上收回了作亂的手,又開始臉紅靜默了。

瞥了眼他安靜的模樣,李翔麟微笑地起身,沒有多說一句話地穿回了自己的衣物,接著再回眸瞧了眼仍然不敢將眸光定在自己身上的南天昭,不由得加深了唇邊的笑意:「等會兒我讓人燒水送過來,你準備好再到廳堂上來。」

南天昭仍舊沒敢抬頭,僅是輕輕地低吟了一聲,然後聽著李翔麟在發出一聲輕笑之後,轉身輕腳地踱離了原地。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