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將所有的事情坦白,李翔麟靜看著南天昭面上的變化;然而,南天昭卻是冷靜得很,連絲動搖的表情都沒有。

「鳳雛?」

南天昭搖搖頭:「沒事。」

李翔麟吐出一直困擾著自己的這句真心話:「......我擔心當太子殿下找上門來之後,我保不了你。」

南天昭望著他,不語地盯了他許久。

「鳳雛,你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你想太多了。」

「鳳雛,那是因你對我來說很重要......」李翔麟皺眉說著,卻是意外地迎來南天昭主動的輕吻,為此,他感到歡欣與震驚的表情皆讓南天昭瞧了去。

原來有人心心念念地在乎著自己,是一件這麼令人愉快的事!

「在驚訝些什麼?」稍微地退開之後,南天昭一邊紅著耳根,一邊赧顏地瞥瞪了眼李翔麟。

「沒有......」滿足地勾起了唇角邊的一縷淡笑,李翔麟傾身抱住了南天昭,「我只是很高興你願意主動親近我。」

南天昭頓時雙頰飛紅,欲開口說些什麼卻是不知道該回什麼話才好,李翔麟知道他羞窘了,忙不迭地親了親他的頰畔,笑道:「鳳雛,我很高興有你在我身邊。」

「說什麼呢......」訕訕地喃喃著,南天昭心頭恍如被澆了一盆子的蜜,溫暖得膩人。

他才是該要這麼說的人。

「這一生有你陪伴,足矣。」這是李翔麟的真心話。

睞著眼前這個總是用雙手緊緊抱住他、不讓他落單孤獨的男人,南天昭的心底百感交集。究竟要多少的福氣和陰德才能夠碰上一個這樣的人在身邊,這讓他不由得感謝起命運與終究是待他不薄的上天。

在他走過半生的狂風暴雨之後,前頭還是有人這樣無怨地等著他的到來。

「......我也這麼想。」

李翔麟心喜地閉眼笑了笑:「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身邊一步,鳳雛。」

「這是你說的。」

「我不後悔。」

「我本來還在想,是否要在飛鳳回到王府之前,重新回到我的位置上。」

李翔麟頓時不快地將他推開一些,慍怒地瞧著他根本沒有打消過這些像是在他的認知裡頭生了根般的卑微想法:「鳳雛!?」

「你別生氣......」

「說穿了你還是在意那些。」李翔麟微慍,臉色自然好看不了:「我乾脆請聖上除去我的頭銜,讓我跟你一樣做個平民好了!」

「翔麟。」知道他如此生氣到口不擇言的原因,南天昭忍不住輕喚一聲,但是李翔麟別過眼去不理他,最後他只能無奈地搖頭歎氣,跟著捧正了他的臉,接著將唇貼上他的。只不過,由他這麼一開始,事情的態勢又止不住了,他像是懲處般地咬著他的唇,偶爾像安撫似地舔了幾下,然後就想要這麼挪開,但是他不許他逃避,也不准他再生他的氣。

結果,這回沒控制得住,李翔麟最後把南天昭按在床上直接就地正法;而過度勞動的南天昭,在李翔麟準備重整旗鼓再來一回之前,暫時攔住了他,好偷空喘口氣。

「等等......」赧紅了兩頰,伸出一隻疲軟的手臂格擋在兩人赤裸的胸前,南天昭急急開口,「你還在生氣嗎?有那樣的想法是在你說出你擔心會因飛鳳一事被太子殿下追責而連累了我之前......」

拿開了他的手,李翔麟笑了笑,繼續動作:「我知道。」

南天昭一愕,正想說下去的時候卻感到下身一陣充盈,讓他因此又漲紅了臉,只能跟著下一輪新的頂弄而張口喘息與失神:「那你......啊──嗯嗯......」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