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南天昭感到有些煩惱。

按理說,飛鳳已經回到王府裡來了,而他這個原本是人家小廝的下人,不應當還裝作不知情地坐在原地才是。

心頭不禁有些酸澀的情緒冒了上來,但是他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不甘願又被打回原形還是有其他的因素。他只是覺得,自己的好運還是終有用盡的一刻。

就像他現在一般。

沒敢讓人來幫忙,他一直等到李翔麟再度回到了原地,一臉憐愛地將他又一路攙回房裡,而那張軟榻就讓下僕先行搬了回房。

沿路上,他一直是沉默的。而,懷抱著他的李翔麟也似乎發覺了他的不對勁,但是開口又問不出什麼來,於是乾脆安靜地將他帶入房裡,最後遣開了下僕,再反手將門板闔上。他滿臉複雜地說要跟他談談,他沒有法子推拒,只能無言地看著他。

「鳳雛。」李翔麟喚他,他也默然地抬首,見自己沒有應聲,他走近床沿,接著坐了下來,一副審視的表情:「你有心事。」最後,他扔下了這一個結論。

「沒什麼,是你多想了。」

瞧見他閃避的眼神與語氣,李翔麟不禁為此歎息了:「鳳雛。為什麼不想告訴我你在想什麼呢!?」

他仍舊沉默。不開口只是因為害怕他為難,然而他卻不懂。

「鳳雛......」不准他逃避自己的李翔麟扳過他的臉固定住,神色認真地說:「我不想你瞞我任何事。」

「......我沒有。」他說得心虛的同時,眼神也跟著閃爍不止;李翔麟見狀,便在下一秒突然擁住他,他驚了一下,卻是沒有掙扎地僵著身軀。

「鳳雛,我有沒有說過,我其實很愛你!?」

南天昭在瞠大了雙眼之後,為難地咬了咬唇。他又何必向他問這個問題?他早已經不知道同他說過幾次這句話了......

「所以,不要告訴我你不相信。」

「我沒有不相信......」喃喃著,南天昭被無預警地推了開來,沒料見接著再迎上來的卻是李翔麟的一連串失了風度的狂暴深吻,讓他登時瞪大了雙眼,理智卻只能隨著他的動作完全自腦中出走。

「唔嗯......」心慌的感覺瞬間漫過心房,他不禁有些恐懼地捏緊了手。

在養病的這段期間裡,其實李翔麟對他也只有君子般的淺嘗輒止而已,他從未像今天一樣,滿身都是侵略與掠奪的氣息,似乎要將他整個人吞下腹裡的那般凶猛,有些受驚的他忍不住露出一抹惶然的神色,一手按上他的肩。

「翔麟......」

被這麼軟聲一叫,李翔麟的神志頓時回籠,他驚訝地回眸瞅著被他按在床上吮吻的南天昭,此刻正滿面無助與驚惶的表情,手上的力道於是漸鬆,「對不起,鳳雛......」挪開了緊緊壓住他的身軀,再扶起了明顯受到驚嚇的南天昭,李翔麟自責地軟下神情與語氣,困擾地伸手按了按額:「是我太孟浪了。我不該這樣對你......」

南天昭搖了搖頭,並無責怪他的意思。直到他的面頰被一片溫熱貼撫而上之時,李翔麟這才驚覺眼前的南天昭對著他露出了一副憂心的表情,「你沒事嗎!?」

「鳳雛......」歎了一口氣地將南天昭抱緊,李翔麟的雙手順勢環住了他的腰;南天昭在詫異過後,默許地垂眼了。

「真正有心事的人是你。」

李翔麟皺著眉頭地微微輕喚,一邊看著南天昭抬起頭來:「鳳雛......」

「你遇上了什麼不能解決的事情嗎?」

「我......」

南天昭靜靜地偎在他身邊,說:「說吧!你曾經說過我們之間不需要有秘密的。」他發覺與自己即將被他侵犯的這件事情相比起來,他更在意他心底所想所憂。唉......看來他真的是對他下了心。

李翔麟猶豫著:「其實是......」

「嗯?」

「飛鳳回到王府裡頭來了。」

早就知曉的南天昭相當鎮定地反問:「然後呢!?」

李翔麟滿臉複雜的情緒,喃喃自語:「我在擔心,飛鳳跟太子殿下之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