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皇甫天霽赧顏地掩著唇,那雙平時總是翠綠的碧眸因而大瞠,「你無禮──」心跳登時紊亂得可以的他只能自齒縫裡頭擠出這句說了第二次的話。

洛唯一邊嘻嘻地笑著,一邊瞧著他的無措,「這句話你已經說第二次了,換一句吧!?」

仍舊處於震愕中的皇甫天霽還是驚慌地張著碧眸望著洛唯,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洛唯見了又是忍俊不住地揚唇笑了出來,唇畔的那抹甜笑在此時看來竟然有種邪惡的感覺。

「你平時不是滿會說話的嗎!?怎麼現在不說了呢?」明知故問的洛唯歪著首,笑問道。
其實他這時候還真是滿可親的,只要他不拿那副偽裝過、冷冰冰的神情對待別人。

「......」皇甫天霽知道他正在出言貶抑自己,忍不住抬頭瞪了洛唯兩眼,丹唇輕顫著,「無禮之人,你剛才說了什麼!?你到底知不知道汙衊皇族是條大罪!?」

反觀洛唯被威脅了,卻是一點都不害怕、也沒有半絲生氣的意味,僅是拿著那雙深遂的黑眸瞅著皇甫天霽直瞧,看得他立即神色慌亂、手足無措起來,只好尷尬地對著洛唯張口急嚷:「你、你看什麼!?」

「我覺得......你很漂亮。」

「......」皇甫天霽的臉蛋再度著火,纖細的肩膀隨著一悚;當場無語可辯的他頓時沉默地望住洛唯,他還記得第一次是母妃讚他長得好,第二次則是他的父皇,當然還有其他的嬪妃與宮女們......可是,自母妃過往之後,這些原本圍繞在他身邊的人就都一個個地消失不見了。

瞥著皇甫天霽垂首不言的模樣,洛唯自他的低垂側臉裡發現了一絲濃厚的寂寞味道,因而抿緊了唇,心下一動地舉起雙臂再次抱住他。

「做、你在做什麼──!?」皇甫天霽的綠眸底部掠過一絲驚慌,心頭升起了一股不悅之後,於是開始掙扎起來。

他不要別人的同情!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才要讓所有的人都在害怕他之後遠離他,無一例外,就連洛唯也是一樣的。

「別這麼自私好嗎!?別用你的偽裝來趕走我,天霽。」

皇甫天霽因怒氣而陡然睜大了雙眼,轉頭瞪住洛唯:「你......」誰偽裝了!?他才沒有!

洛唯固執地抿唇,眸光緊緊地鎖住他,不移動分毫,神情認真地說:「你一直都在做這種事對吧!?我知道你並不是那麼冷血無情的,要不然你大可以撒手,什麼事都不管的。你一直都在獨自煩惱著很多事情吧!?但是現在你可以跟我說了,因為我在這裡。」是啊!就連目前發生的這樁事情也是,如果皇甫天霽真如宮裡頭的人所言這般冷漠,那他只需要為自己著想、獨善其身便可,又何必為了皇帝要出兵攻打淮北國而傷神呢!?

「才不是這樣。」心虛的皇甫天霽反駁地開口,「我討厭所有的人!他們既虛偽又愛說謊......」

呵呵!他隱約記得,杏藍剛到孤兒院的時候也過與皇甫天霽一樣的話,而且,愈跟皇甫天霽相處,他就覺得好像看見了另一個柳杏藍。

如果他能救下杏藍,那麼對於天霽一定也可以讓他打開心防的。

洛唯忍不住緊緊摟住他,鼻端嗅著皇甫天霽髮間散逸出來的一縷淺香,沒轍地閉眼:「好吧!你說討厭就討厭,但是我知道你還是很愛很愛他們的。」

「我才沒有!你根本就弄錯了......」還想說些什麼,皇甫天霽的話卻被洛唯打斷。

「或許是我弄錯了吧。但是......」洛唯低聲喃喃著,「我很想一直陪著你,在你身邊。這樣子也不可以嗎!?」

「為什麼!?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這不是同情。」洛唯小聲地喃喃。

「......」皇甫天霽像是在隱忍著些什麼地咬著下唇撇過頭、眼眶微紅,因為洛唯是在他說了許多自己的不是之後,第一個說要陪伴在他身旁的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