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輕吹,帶來空氣中的一抹淺淡溼意,在這個初春的綿綿雨夜裡,四周顯得特別寧靜。

皇甫天霽獨自一人地坐在露台邊的椅子上,神情愀然地仰首望著滿天看不見星子的黑色穹蒼,默然。

今日午前,他還特地去問了鯉魚精里禮,希望牠可以替他出個主意,想出一個能夠替他解決目前的難題的好法子,但是里禮說什麼都不肯,牠說:『這是破天機哎!我只是一尾小小魚精,修煉還不足千年,我還想要修仙呢!』里禮的半個魚身躍出水面,張著魚嘴、用一雙圓眼定定地瞅住眼前的皇甫天霽。

聽畢,皇甫天霽也僅是瞪了里禮一眼便轉身回到霽晴殿裡,乾脆作罷了。

因為他也很明白,如果一旦窺得天機,那麼這個窺探者就必須付出同樣的代價,或許生、或許死。

而他,不能完全保證自己的安全;因為,要是他有個萬一,那麼......玄他們要怎麼辦才好!?

有鑑於此,他也不希望去勉強里禮,只是,皇帝下了命令,在明日午時之前必須給他一個答覆,而現在已是子時,所以他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再拖延下去了。

忍不住煩躁地蹙起眉尖,皇甫天霽無奈地垂下眼睫覆住眼底的莫可奈何,側耳聽著身後隱約傳來一道輕巧的腳步聲,於是將唇一個緊抿,趕在那個人出聲之前先行開口:「下去。」

「......」雖然知道此時的皇甫天霽需要一個人安靜獨處,但是腳步沒有因此停下來的洛唯皺著臉,踱近那道寂寞的背影,望著那背影的肩膀跟著一聳。

「別來煩我,下去。」冷淡的聲音裡頭夾著一絲壓抑,皇甫天霽冷冷開口。

「......」不打算搭理這句話的洛唯緩慢地抬起了雙臂,然後輕輕地環上了皇甫天霽的纖肩,最後看著他忍不住詫異地轉過頭來,瞪眸瞅著他。

「你......」原來在他身後的不是玄,而是洛唯。

「聽玄大哥說你連晚餐都沒吃......你還在煩惱嗎!?」悶不住的洛唯開口輕聲問著,雙眸眸底因為逆光,所以在皇甫天霽的眼裡顯得特別得幽暗,有如今晚下著春雨的夜空,神秘而惑人,其中還夾著一縷淺淡的憂思。

他是在......關切他嗎!?

覷著洛唯那副擔憂的表情,皇甫天霽登時無語,只能愣愣地望著洛唯,看著他再次啟唇:「別自己悶著煩惱,說出來好嗎!?」

「......」定定凝視著洛唯,皇甫天霽無言,只將他環肩的手甩開,堅決地說:「不必了。」

可是洛唯並不氣餒,他跟著轉頭,硬要皇甫天霽望著他:「你說出來總比悶著好。」

「說出來你就能幫我嗎!?」皇甫天霽的眼神冷冷的,瞄著洛唯受傷地看著他,他忍不住撇過頭去,「去睡吧!很晚了。」

「那你呢?」洛唯咬著唇問,「你打算一個人獨自煩惱嗎!?」

「不關你的事。」冷冷拒絕的洛唯的皇甫天霽用話擋了回去。

「......雖然說我沒辦法幫上你什麼,但是起碼我可以幫你分擔一點啊!」緩慢地歎了一口氣,洛唯看著皇甫天霽有些動搖了,於是大膽地啟口說出心底的話:「何況,我很喜歡你啊!看著喜歡的人煩惱是一件很難過的事。」

皇甫天霽震驚地抬眸瞅著洛唯,好半天沒法子言語;這個人......這個人說他喜歡他!?他是不是聽錯了!?像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他呢......

洛唯望著皇甫天霽愕張著紅唇的模樣而忍不住輕笑了出來,跟著在他的唇上落下一枚輕吻,而後看著他一臉赧然,洛唯又笑了;這三殿下平時雖然冷得可以又老愛用話激人,但是他知道他並不如是表現在外的那般個性的人,因為他知道三殿下只是因為寂寞,而不擅表達而已,他其實是個好人。

「你......」皇甫天霽開始結巴,氣弱地掩著唇、瞪住洛唯的笑臉,腦子頓時一片空白:「你、你竟然如此無禮──」語畢前還差點咬到了舌頭。

洛唯覺得這樣子的皇甫天霽實在是很可愛,美人的唇嘗起來也很美好,於是忍不住扯下了皇甫天霽的纖手,又連著偷了兩個輕吻,揚著微笑道:「嗯,甜甜的。」

『轟』地一聲,皇甫天霽的兩頰瞬間著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