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將自己打理完畢之後,已經是一刻鐘過了。南天昭在更衣後,猶豫地踏出了房門,正準備前往大廳。就在他走過王府後院時候,就見管家在那兒站著,一見到他,就馬上迫不及待地朝自己踱了過來。

南天昭恭敬地打招呼:「管家。」

聽得他這麼一喚,管家的臉色都變了,連忙緊張地擺擺手:「您哪、哪裡需要對小的這樣客氣呢,王妃。」

聽著『王妃』那兩字,南天昭的臉色突然間『噌』地一聲紅了起來,不論是神情態度都很不自在:「不、不知您在這裡做什麼呢?」看管家胖叔謹敬非常的臉色,該不會李翔麟已經將他們昨夜的事情給說了出去了吧......?

「王爺等您許久了,所以讓小的來請您。」

南天昭訝異:「但您不是......站在後院裡嗎!?」

「是王爺要小的在這兒等。」

南天昭赧顏,知道這是李翔麟為自己設想的善意,於是什麼話也沒有說。

「就請您跟小的來吧!」

「有勞了。」南天昭淡然彎身,引得管家在心底裡一陣訝異。

這個南天昭,就算得了王爺的寵,對待認識的人也還是一如以往呢!這點就與那個侍寵而驕的飛鳳大人不一樣......

「怎麼了?」

回過神來,管家胖叔尷尬地笑了一笑,擺手道:「......沒事。」

既然對方沒有多說,南天昭也沒想過問。待他被引進了大廳,管家就趁機退了下去。

「鳳雛,你可來了。我們等你已經有一會兒了。」李翔麟面帶微笑地同南天昭招招手,示意他走上前來;反觀南天卻是一臉的猶疑,只因廳上還有一個人盯著他們瞧。

有些不安地抿起唇來,再見到坐在殿下的飛鳳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南天昭在輕歎一聲之後,便按著李翔麟的意思,就坐在他身邊的空位上頭。

李翔麟見他就座,之後貌似很高興地牽著他的手,突然向座下的飛鳳開口:「飛鳳,鳳雛現在已經是我的王妃了。改日補辦喜宴的時候,還希望你能來參加。」

飛鳳瞇著那一雙漂亮的鳳眼瞧著很是親暱地坐在貴妃椅上的兩人,神色自在地扯著唇:「那是當然。王爺大喜,是天大的好事,飛鳳自是不會錯過的!」

聽見飛鳳這麼說,南天昭忍不住訝異地抬眸瞥向他,見他仍然是一副不甚在意,還覷了自己好幾眼的樣子,讓他驚訝得連平時的冷靜都不知道躲藏到哪兒去了。

飛鳳不是很喜歡王爺嗎!?那又為什麼在他聽到王爺親口公開與自己的好事時候,卻連一點憤怒或是訝異的表情都看不到呢!?

就在南天昭猶疑的當口,突然自門外傳來管家的阻攔聲和雜遝的腳步聲,驚得三人一齊抬頭看向廳門外頭;最後,管家胖叔被逼得不得不迭聲阻止:「公公......李公公,您不能這麼胡闖進王府啊──」

一邊聽著管家攔人都攔到了廳門口了,李翔麟的面色當然不會很好看。

他望著門外,王府管家正竭力地阻攔李公公進門的那與他說情道理的樣子,心底倏然一沉。莫非是太子殿下已經察覺了飛鳳被他藏在王府裡頭的這件事了嗎!?不然他怎會差遣身邊服侍的公公前來王府呢......

「王爺──」飛鳳神色緊張地看向他。

思考了一會兒,李翔麟瞅著飛鳳:「看來,的確是該來的躲不去......」

飛鳳沉默地望著他,眉心微蹙。

南天昭轉頭看著像打啞謎似的兩人,又望了一眼廳門外頭的兩個人,不解地抿著唇。

他發覺當他與李翔麟的關係改變了的這時候,就彷彿天跟地也顛倒了般,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