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而,這位一直隨侍在東宮身邊服侍的李公公,李翔麟自然是知道的。

於是,李翔麟讓管家將李公公請了進門,並且侍候茶水;見到李公公沒有推辭半分地上座之後,他這才開口。

「李公公,太子殿下讓您不辭辛勞地前來王府,是否有什麼事情需要本王為殿下戮力效勞的!?」

聞言的李公公沉默地瞥了一眼此時就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的飛鳳,頓了一會兒才緩慢地啟口:「殿下的確有一事需要王爺大力幫忙......」

飛鳳微微蹙眉,挪眼看著坐在殿堂之上的李翔麟端著一張冷肅的面孔,而且一動不動,心底的焦慮不禁在此時躍至那張漂亮的面龐上頭。

「是什麼樣的事情需要殿下特意遣您過來!?」緊握著南天昭的纖手,李翔麟態度冷靜沉穩地詢問著。

「王爺,明人不說暗話。」李公公那對銳利的眼神一挪過去,對上李翔麟那張八風吹不動的神色,言語如刀:「殿下希望王爺能夠把東宮的人就此交還。」

李翔麟似笑非笑地瞅著李公公,扯唇:「哦!?可本王這裡並沒有什麼隸屬東宮之人。」

李公公被這麼一搶白,立即在眉眼間抹上了一層慍怒:「王爺。」

「這一點,本王還希望殿下能夠明察......」

見李翔麟依舊固執,李公公冷冷地出聲叫道:「王爺!難不成您想惹怒殿下嗎!?」

「飛鳳是本王的朋友,當初會將飛鳳留在東宮只是一種權宜。飛鳳並不是那種可以拿來交換的人,自然也不屬於東宮。」

「王爺──」終於忍不住怒火,拍案驚聲的李公公與李翔麟當下與對方互用眼神較量起來;最後,飛鳳終於在也看不下去了,因此只好主動出聲。

利眸一瞪,飛鳳的眼底隨話散出一絲冰寒:「李公公,您這是變相在威脅王爺嗎!?您真是好大的膽子呢......」

「鳳大人,奴才只是謹尊殿下之命。」

反觀三人這脣槍舌劍似的交談,讓一旁始終默然不語的南天昭是看得心驚不已。這幾個人的對話讓他有如墜百里霧之感;但是就算他想要插句話,這三人之間的氛圍卻又使他無法介入,只能當個局外人。

撇過眼,南天昭面色有些侷促地望向李翔麟,卻也在同時瞥見他給了自己一抹支持的笑容,讓他頓時只能無言地抿起唇來。

發覺飛鳳與李翔麟還是不肯讓步,李公公不由得將醜話先說在前頭,「王爺,殿下如果眉見到鳳大人回宮,奴才可就不知道殿下接下來會如何對付您了。」

聽完,李翔麟將眉心深深地攢起。

飛鳳冷沉著一張臉色,當下耐不住脾氣地動手拍桌,賭氣道:「夠了!您大可不必用話來威脅王爺,我這就回去!」

李翔麟不贊同地鎖眉:「飛鳳......」

「您別阻止我了,王爺。」飛鳳看向他,緩慢地站了起身:「承您還當飛鳳是朋友,如此庇護,飛鳳若是拖累您,那就太辜負您了。何況您幫助飛鳳已經很多了,別人不願收留保護,您卻肯對飛鳳伸出手......」喃喃自語著,飛鳳復又抬頭,神情顯得複雜許多,似乎在逃離東宮後的這段時間裡頭有過些什麼能夠讓人成長的經歷:「以往的飛鳳多有得罪欺騙,還希望您海涵原諒。」

李翔麟馬上不在意地搖頭,「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

「謝王爺。」飛鳳瞥了眼李翔麟身邊的南天昭,忽然間頓了一頓,最後才有些澀然地啟口:「南公子,以往還真是對不住了。希望日後你能夠替飛鳳好好照顧王爺。」

南天昭禁不住一臉愕然,不一會兒才在飛鳳的瞅視下,無言地點頭。

李翔麟不由得嘆氣:「飛鳳,本王對你非常抱歉......」

「其實王爺並沒有對不起飛鳳的地方。」

最後再抬眼瞥了兩人一眼,飛鳳就這樣與來領人的李公公轉身離開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