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待飛鳳與李公公離開一會兒之後。

坐在廳上的南天昭忽然皺眉地望向身邊的李翔麟:「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飛鳳大人他──」臉色顯得有些的複雜難解,他將放在心底猶豫很久的問句在當下問出口,但是一轉眼間,就見到被詢問的李翔麟對他露出一臉笑容。

「我知道你一定不懂。所以你現在就聽我把事情仔細地詳述一次吧......」李翔麟很有耐心地笑著,將先前飛鳳與他一起進宮、又如何遭到太子殿下刁難的事,從頭至尾地全部告訴了南天昭;看著南天昭的臉色從最先的驚訝到後來的五味雜陳,最後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的模樣,他忍不住輕聲嘆氣起來。

因為他知道南天昭又在心裡頭責備起自己了。他的鳳雛總是如此。

李翔麟抿了抿唇,無奈地說:「鳳雛,我將這一件事情告訴你,並不是要讓你感到難過或是愧疚。」

「可是......如果不是因為我──也許飛鳳他不會......」南天昭怏怏不樂地垂著首。

「我就知道你會在意這個。難怪飛鳳會讓我別把這件事告訴你......」李翔麟看著他,在詫異過後猛然地抬起頭來。

「王爺!?」

李翔麟溫柔地笑了笑:「你覺得很驚訝嗎!?老實說,對於飛鳳的這些改變,我也感到很意外。」將話尾頓了一頓,他末了又忍不住地接上一句頗有感觸的話:「也許是飛鳳在近日來,遇上了什麼讓他不得不為之改變的事情吧!命運這種東西,可是很難捉摸的。就像我在多年後在人海中找到你一樣......」

聞言後的南天昭並沒有說話,轉而皺起眉來:「......你不擔心飛鳳嗎!?他這回隨李公公回了皇宮,萬一太子殿下他──」

「鳳雛,你放心。太子殿下絕對不會傷害飛鳳的。」

「可是......」

「別擔心,看我的薄面,太子殿下不會胡來的。」

南天昭這才稍微放心了些。

「鳳雛。」李翔麟回過眸來,溫潤的目光直直地瞅住南天昭,同時伸出雙手握緊南天昭的纖手,溫聲道:「不管如何,飛鳳已經不是那一道隔在你我之間的透明障蔽了。」

原來他一直都知道。

「......」南天昭當下定定地望著他,心底有抹感激正在發酵。

李翔麟笑著低頭親吻南天昭的手背,神情愉快且輕鬆地說:「所以,往後你再也沒有藉口或是機會能夠甩開我了。」

「我、我哪有總是用藉口甩開你呢......」略微尷尬地抽回了手,正想撇開臉龐的時候卻被李翔麟制住了,最後只能徒勞無功地瞪著他看,一邊赧顏地同他清算:「還有,你是不是連我們......的那種事,都說出去了!?」

李翔麟揚揚唇:「那是因為我很高興。因為我終於讓我心中那個總是放不下的人完全接受我了。」

這個李翔麟,老是纏著他說些會讓人聽不下去的情話,這樣真的不會膩嗎......

莫可奈何的南天昭沉默地赭紅著一張臉,眼神閃爍地躲開李翔麟的糾纏目光,不自在地想要挪開他的身邊一些,但是卻被他識破地抓進懷裡,讓他忍不住又是一陣的嘆氣。

李翔麟心情很好地抱著南天昭,捨不得放開一下子:「鳳雛,你嘆什麼氣呢!?那樣會老得很快的......」

「......你也會老的。」南天昭有些悶,怎麼他總是有法子將他吃得死死的?

「反正我老了也會有你陪在身邊,我怕什麼呢......」李翔麟呵呵笑著,抬頭輕吻著南天昭的頰。

任他摟抱的南天昭的心頭,不由得為此一說而感到一陣甜蜜竄過。

......其實,就算日後他的生活中多了一個人,這樣也很好。

 

<完>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