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逆光的方向望著榻上不省人事的主子,玄喃喃自語著:「主子,屬下已經按照了您的交代,跟小唯坦白了所有的事情,也包括了柳公子在四皇子殿下那兒的事,因此,您可以安心了。」

當玄說畢,也不見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眸的皇甫天霽有一絲任何反應,他仍是那副沉靜睡著的模樣,讓玄一時間手足無措起來。

因為他是主子最心靈相通的護法,所以他知道主子其實很在乎小唯的感受,在主子昏迷之前,他就已經把所有的事情交待了給他,要他完成那些未竟的事;而他也不願違逆主子、讓主子難過,因此他也只有按著主子的意思來做。

......雖然這麼做很可能會使得主子傷心。

但是......當小唯聽完了他代主子轉達他的那些話之後,便一聲不吭地轉身離開了霽晴殿,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因此讓他開始擔心起小唯真可能像主子所煩惱的那樣,小唯將不再回到主子的身側。

如果真是這般,那麼,主子該要如何自處!?

「唉......」忍不住自唇畔逸出一聲幽幽歎息的玄緩慢地垂下了臉。

或許他不該讓小唯進殿、接近主子的,只是不管他再怎麼想,事實既成,當然也就沒有轉寰的餘地了。

再度歎息的玄背過身去,最後在桌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盡責地守護著皇甫天霽。

另一方面,表情露出一抹焦急地邁開步伐前往四皇子殿下的寢宮裡準備找人的洛唯繃著一張臉,感到胸腔裡的心跳正因他剛才得知的事實而急促躍動著。

柳杏藍沒事!

而且,他的人就在四皇子殿下的寢宮裡頭!

洛唯咬著下唇,緊張地蹙起眉頭,不熟整座皇宮內苑的他在起腳奔上了迴廊許久之後,結果還是找不到四殿下的寢殿究竟在哪個方向,於是只好神情著急地隨便拉過一名正在巡邏皇宮的衛侍,要他帶路。

當洛唯被領到四皇子皇甫火闕的寢殿門口前方站定,衛侍也離開原地之後,他踏著害怕又怯然的心情走進殿裡,殿中只有兩名宮娥守著,於是他向她們表明了身份與來意,讓她們同意地領他進入內殿裡找人。

「杏藍!」洛唯張大了一雙眼,在望見柳杏藍正坐在榻上之時,眼眶應聲地紅了。

「你是......」柳杏藍怔了一怔,半刻之後才想起來,「洛唯!?」

洛唯開心地撲向床邊抱緊自墜機之後就生死未卜外加不知去向的好友柳杏藍,當場嗚咽地哭了起來,讓驚詫非常的柳杏藍只能在一時間瞪大眸子,一邊伸手地拍著洛唯的背脊、一邊出聲安慰道:「洛唯!?你別哭了!」

「嗚嗚......杏藍、杏藍!我就知道你會沒事的,但是我還是很擔心你萬一死掉了怎麼辦......嗚嗚......」伏在柳杏藍的肩上大哭的洛唯一邊哭一邊說著。

「洛唯......」柳杏藍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伸手摸摸洛唯的髮頂,「我也何嘗不是這麼想!?」笑著略微推開了因為擔心自己而正不住地抽噎和流淚的洛唯,柳杏藍露出了一抹慶幸的微笑:「但是現在我很開心,因為你不但沒事,而且也跟我一樣,都在這座玄燄國皇宮裡頭。」

「杏藍!」洛唯摟著柳杏藍又哭又笑,「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當他看見杏藍真的沒事的那刻,一直以來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那顆心上大石也終於在這瞬間墜地消失了,天曉得他多麼在意杏藍這個好友的安危。

淡淡地勾起唇來的柳杏藍笑了笑,「洛唯,在墜機之後,你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聽見了問句的洛唯忍不住伸手擦去了眼角的淚珠,神情複雜地覷著柳杏藍,喃喃道:「其實這說來話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