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看診結束,皇甫光琅留下了一只藥單便轉身離開了;反觀洛唯正待在床邊,一陣恍神的模樣盯著雙眼緊閉的皇甫天霽,見狀的玄不禁悄悄地擰起眉頭來。

「小唯......」

曉得玄要說些什麼的洛唯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驀然回頭:「沒關係,玄大哥。我知道你想要跟我說什麼......」

望著洛唯頹喪與難過的樣子,玄忍不住闔上了嘴,乾脆沉默。

「是我害的。」仰頭深吸了一口氣,洛唯靜靜地開口說出了這句話,伸出一隻手來握緊了皇甫天霽被擱在被子外的纖手,「都是因為我,天霽才會變成這樣子的......」眼眶含著淚,洛唯緊緊地抿起唇瓣來,倔強地不願落淚的樣子在玄的眼底看來,實在是與他的主子皇甫天霽很神似。

「小唯......」

「玄大哥,天霽會很快好起來的,對嗎!?」

玄神情複雜地點點頭,「嗯......五皇子殿下說主子必須在床上多休養些時日,等元氣補回來的時候就可以下床了。」

「這樣就好......那麼,我就可以暫時放心了!」望著眼前一動也不動的皇甫天霽,原本冷傲的表情全數皆由不明的痛楚所取代,讓他的心頭一陣揪疼,忍不住想要代替他受這個痛苦,只是這個希望無法達成,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天霽虛弱的樣子而暗自心傷。

「小唯,別難過。主子不會想看到你為了他而難過的。」

洛唯抹抹臉,哽咽道:「如果他自己能夠起來對我這麼說就好了。何況,天霽在昏迷前好像在生我的氣......」嗚嗚!早知道他就不要在天霽身體最虛弱的時候問他杏藍的事情就好了!或許這樣,天霽就不會有事了......

「生氣?」玄皺皺眉,「小唯,主子為什麼要生你的氣?」

「事情是這樣的......」紅著一雙眼兒說出一切事情的洛唯望著玄專注地聆聽著他啟口陳述事件的來龍去脈,然後緩慢地抿起唇來,直到最後,聽畢事情真相的玄忍不住歎了一口長長的氣。

原來主子會再度昏迷是因為這個原因啊!唉......皇甫天霽還真是個喜歡隱藏自己真心的倔主子呢!
難怪主子在觀看過未來之後,昏迷不醒之前還跟他吩咐了那些話。

「就是這樣......」洛唯咬牙隱忍著淚水。

「小唯......」瞥著洛唯傷心的模樣,隱忍許久的玄終究開口了。

「什麼?」

「你不是想要知道你的朋友現在在哪裡嗎!?」

「嗯......」洛唯頷首,緊跟著鼻頭一酸,淚水滑落腮邊:「但是天霽在昏迷之前並沒有告訴我杏藍現在到底在哪裡。」

「小唯,主子曾經交代過我,如果他無法自己親口對你說出來,讓我務必要告訴你。」

「天霽嗎!?」洛唯一陣訝愕,覷著玄肯定地點點頭。

「他讓你看那些畫面就是要跟你說出你們自異世界來到玄燄的事發經過,只是主子的靈力沒有剩下幾成,硬撐的結果就是在顯過去的時候讓畫面不小心中斷了才會這樣。」

「那他......為什麼要生氣?」洛唯真正不解的是這個。

「主子不是生氣,而是他害怕你知道所有的事情之後會吵著要離開。」

「天霽他......?」洛唯詫異地瞪眸。

「嗯。」玄點點頭,「你是他第一個喜歡的人,只是主子的個性......他根本說不出口。」語畢,玄很無奈地歎息了。

「......」淚水再度滑下頰邊的洛唯感到心上一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