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柳杏藍之前因為不小心撞到了頭而昏迷了一日,但是皇甫光琅這個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醫仙在被皇甫火闕威脅過後,便以最短的時間讓柳杏藍再度甦醒過來;而,原本因失憶而忘掉了所有的柳杏藍經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撞,便又記起以往的事情與自己的身份。

因此,自從洛唯曉得受傷的柳杏藍被安置在四皇子的寢殿內,這幾日就拚命地往皇甫火闕的玄明殿裡跑,關切一下柳杏藍的病況。

七天之後。

聽完柳杏藍的敘述,坐在床邊的洛唯睜著一雙瞳眸望著他,一邊思考、一邊抿唇:「事情原來是這樣子的啊......」喃喃自語著的洛唯瞥著臉上帶笑的柳杏藍說完墜機的經過之後,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經柳杏藍的口,洛唯這才知道原來柳杏藍也與他一個模樣,那天他們自解體的飛機上落下來之後便因此奇異地穿梭了時空,緊跟著來到了陌生的玄燄國,然後也與他一樣被人救了下來,而這個人不用說,他便是這座寢殿的主人──皇甫火闕。

據說皇甫火闕是在皇宮裡的屬地裡發現柳杏藍的,那時候的皇甫火闕正與隨侍在宮裡騎馬散心,沒想到柳杏藍就這麼自天際邊降落,當場砸在皇甫火闕的身上,不過慶幸的是那個被砸的皇甫火闕並沒有受傷,反而是柳杏藍因為撞擊力道過大而昏迷不醒,直到太子殿下讓人找回了皇甫光琅回宮治病為止。

因此,雖然經皇甫光琅的雙手搶救回來的柳杏藍最後醒了過來,但是他也一併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因而被皇甫火闕留在他的玄明殿內治傷,直到洛唯自皇甫天霽那兒知曉自墜機後就與他分開的柳杏藍其實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

洛唯抿抿唇,他大概猜得到皇甫天霽為什麼要這麼做的原因,或許他是害怕他知道柳杏藍不認得他之後會傷心難過,所以才隱瞞到現在的;而且洛唯也知道,那個讓太子殿下派人去尋皇甫光琅的一定是早就預知到這個事情的皇甫天霽。

「那......你說,我們回不回得去呢?」柳杏藍望著洛唯一副沉思的樣子,輕問。

「......我不知道。」洛唯想了想,這才回應道。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回不去怎麼辦!?」柳杏藍瞅著洛唯,神色微難地啟唇喃喃著;洛唯見了,僅是淡淡地揚起唇來。

「這個嘛......」其實他想要留下,留在那個人的身邊,只是,他不知道他......會不會接納他。

雖然他確定自己是喜歡天霽的,但是天霽他......卻什麼都沒有表示;雖然玄也告訴過他,天霽是喜歡他的,但是他並沒有聽見天霽親口對他這麼說過,因此他的心底也不會踏實。

不太有把握的洛唯緩慢地抬起頭來瞥著柳杏藍,反問道:「那你呢!?杏藍......」

「......」柳杏藍一時間竟然沉默了。

沒有得到柳杏藍的回答,洛唯登時也跟著無言起來。

覷著洛唯垂著臉、咬著下唇,柳杏藍一邊逸出一聲歎息,一邊微啟著唇瓣細聲地輕喃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說著,眼底瞬間流過一抹不知名的光之流彩。

當夜時候,洛唯回到了霽晴殿裡,走近了內殿的他坐在皇甫天霽的床畔,沉默地注視著那張似蒼雪的美麗小臉發怔。

究竟他該怎麼做才能知道天霽的心思!?

「小唯......」此時,端著一碗熬好的藥湯出現在殿裡的玄蹙緊眉,望著榻邊的人影,輕喚了一聲。

洛唯沒有回頭就曉得聲音的主人是誰,於是他輕慢地開口:「玄大哥,天霽他今天的狀況怎麼樣?」

「嗯,晌午的時候主子有醒過來,但是吃過了藥和一點東西之後就又睡著了。」玄歎了一口氣。

「醒來了是嗎!?那就好......」洛唯欣慰地說著。

「小唯。」

「嗯?」

「請你不要離開主子身邊。」

「......我不會。」頓了一頓,沒有回頭的洛唯沒發覺玄的眼底有抹希冀,啟口輕聲地說。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