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洛唯追著皇甫天霽出了殿外之後,便看著眼前那抹虛弱的蒼白正踉蹌地踩著狼狽的步伐來到池邊,而後跌坐在池畔不住地喘著氣。

「天霽,你怎麼樣了!?還好......」眼見皇甫天霽在池畔打跌了,洛唯連忙趕上前去,但是他的“嗎”字還未出口,隨即被與被伸出的關懷大掌給一併打了回來,只見皇甫天霽面上揚著一抹冷笑,轉過那雙碧眸瞪住他。

「不用你多事。」

「天霽......」洛唯難過地低喃著,不曉得為什麼他要拒絕他到這種地步,或許,天霽討厭他也說不定......

這麼想著的洛唯忍不住垂下頭來,登時默然無語。

沒打算耽擱太多的時間,皇甫天霽決定速戰速決,於是他轉頭望著清澈的池面,冷冽道:「你不是想知道這一切事情的真相嗎?我現在就讓你看個清楚。」

「天霽?」洛唯一愣,語氣裡夾著一絲不敢置信,而後看著皇甫天霽緩慢地閉上雙眸、整理了腦中糾纏的思緒,待呼吸平穩之時才再度睜開了雙眸;他緩慢地抬起手來,右手纖指擱在失了血色的丹唇上,喃喃唸咒了好一陣,直到洛唯發現那些咒語飄過空氣中、最後溶入水面為止。

水面上開始盪起一圈圈的漣漪。

洛唯望著水面上頓時跳出一幕又一幕的畫面,那些經過敘述了他與柳杏藍墜機前後的事情,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的,關於柳杏藍的那些畫面只到他自高空摔落之後就沒有了,後來則是他自上面直線墜落之後,被吸入了一道像是被什麼東西劈裂開來的混沌光道裡,當場奇異地憑空消失;再下來則是皇甫天霽發現有人自半空墜落時候,而緊急地使用了他的術法救了他一命。

「......」

看完了整大段驚險過程,洛唯受到極大的震撼,雖然這些事情都已經成了過去,但是現下再度回憶起當時的畫面,他仍然大受打擊,神情與身軀僵都凝了好半天無法動彈,直到他的身畔傳來一聲砰然倒地的聲音,這才喚醒他的意識。

急忙地撇過頭去的洛唯只見皇甫天霽傾身頹倒在池畔,衣襟上染了刺眼的鮮紅色,而那張冒著冷汗、如雪般白的臉色帶著一抹沉凝的痛楚,下唇也被他咬得泛出一縷血絲。

「天霽!」

洛唯立即失聲驚叫,趕緊奔到已然昏迷過去的皇甫天霽身邊,心焦地動手搖晃起他的纖手,一邊呼喊著他的名字、一邊伸手輕輕拍打皇甫天霽的頰:「天霽?天霽?醒醒啊!你快醒醒啊!」

「唔......」緊緊地蹙死了眉尖的皇甫天霽感到痛苦地輕吟一聲,顆顆冷汗自他的額際邊滑落。

耳畔溜過了皇甫天霽那句低沉的輕吟嗓音,洛唯神情焦急地再次開口確認道:「天霽!?」

「不......不要、不要走......」依舊沒有醒過來的皇甫天霽只是張唇喃喃著這句話,頰畔滑落顆顆晶瑩的淚珠。

「天霽......」洛唯皺緊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