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一直都知道!?」洛唯驚聲大嚷著,過大的音量讓皇甫天霽當場皺起眉頭來。

「你好吵!」

「啊,對不起......」被心上人匆促瞪了一眼的洛唯馬上扁嘴,隨即又瞪大了雙眼,問:「天霽,你說你一直知道杏藍在哪兒是嗎!?」

「嗯。」一臉似笑非笑的皇甫天霽輕輕頷首,看著聽完他的話之後的洛唯當場皺起整張臉來向他抗議。

「那你之前為什麼要跟我說你不知道!?」好哇!皇甫天霽竟然騙他!

皇甫天霽撇撇嘴,淡淡地瞄了洛唯一眼,「要是我告訴你,我才罪大。」

「喂、喂!你幹嘛這麼說啊!?」洛唯生氣地噘嘴,伸手抓住皇甫天霽的衣領迫道:「你快點告訴我,杏藍他掉下來之後有沒有怎麼樣!?他有沒有受傷啊!?」

覷著洛唯那副焦慮樣,皇甫天霽頓時不悅地沉下了一張漂亮的臉龐,他微然抬手拍去洛唯扯住衣襟的手,酸酸地冷哼道:「不用你逼我說,我也會說的!」

慢半拍的洛唯這才發覺皇甫天霽的神色似乎不太對,連忙像是要確定什麼一般地啟唇呼喚:「天霽......?」

但是不願回應的皇甫天霽卻快速地撇過螓首、委屈地抿起唇來,忍住心底的痠澀,特意用眼角冷冷地睨了洛唯一眼:「你想知道是嗎!?我就偏不說!」竟然敢對本皇子這樣頤指氣使,難道洛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是嗎!?那他就好好地讓他自己自動想起來!

「......天霽。」洛唯一陣苦笑。

他不是不知道皇甫天霽又在鬧彆扭了,但是他現在真的沒空安撫他,因為杏藍的生死存亡已經讓他困擾、也煩惱了好久了嘛!

「別那麼親暱地叫我,你不配。」

「......」看來他還真是氣得不輕啊......

皇甫天霽寒著一張臉回頭,他緩慢地張唇說:「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就跟著我來吧!」比起他親口說明,讓洛唯親眼去看事件的發生經過也比較能讓他相信吧!

「天霽!?」洛唯驚訝地看著皇甫天霽自床上緩慢地爬起來,當兩腳踩上冰冷的地上之際,皇甫天霽馬上因體力不足而軟了膝,眼看他即將跪倒之時,是洛唯扶住了他,讓他免於跪地的尷尬。

可是,皇甫天霽不但不領情,而且還當場摔開了洛唯攙扶他的手,轉著瞪了洛唯,開口就是一串令人感到尖銳的拒絕:「你想幹什麼!?本皇子的身體是你能碰的嗎!?」揚高了音調與刻意的刁難就是要讓洛唯與自己的距離再度拉遠,因為洛唯一旦知道那柳杏藍沒事,一定會吵著要回到原來的世界去的。

所以,他會離開他的!

咬咬唇,皇甫天霽在望見了洛唯眼底的那抹受傷之後於是轉過頭去,隱忍著心上泛起的痛楚,在洛唯不捨的目光下踏著顛簸的步伐踱出殿外。

「天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