斂起了剛才的憂傷表情,下一秒隨即淡漠地抬起頭來的皇甫天霽瞄了對著他蹙眉的皇甫火闕一眼,問:「你就只有這個問題要問我!?」

「當然不是這樣!」提起這個,皇甫火闕就一陣焦慮心火湧上心頭,這才記起他今天闖殿的目的,立即朝床沿奔了過來,在皇甫火闕與洛唯沒有防備下,急促地伸出手來揪起皇甫天霽的衣襟猛搖晃:「還有就是小雪!老三,小雪他、小雪他又撞到頭了啦!這一次他又昏了過去,或許再也醒不來了,嗚嗚......」

被自己的衣領給勒得暫時無法順利喘氣的皇甫天霽露出了一臉痛苦,開始掙扎:「你──咳、咳!老四......你──」

洛唯見狀連忙伸手拍開了皇甫火闕那隻正在行兇的大掌,解救了差些被勒死的皇甫天霽,急急地擁住他之後,洛唯忍不住橫眉豎目地瞪向那個總是粗暴的四皇子,「放手!你是要害死天霽嗎!?」

只見被攬在洛唯懷裡的皇甫天霽又因壓迫而咳了兩聲,而後抬手軟軟地推開了洛唯的胸膛,不快地蹙眉:「......夠了,放開我。」

無端被兇了一頓的洛唯忍不住扁扁嘴,在瞪了皇甫火闕懷疑的臉色一眼之後,回眸很委屈地喚了一聲:「天霽......」

皇甫天霽無力地靠在床柱邊喘息,用眼角瞄了兩人一眼,待仰首深了一口氣之後才再次緩慢啟口,不過這一次他是對著那個老是胡來的老四皇甫火闕說話:「他的小命可不掌握在我手裡,你找錯人了!」

「可是老三,我想,這整座皇宮應該只有你有辦法救他了啊!」一聽見自己心底認定的救星說他沒法子的時候,皇甫火闕便開始一陣焦頭爛額起來了;然而,皇甫天霽卻是看著此種模樣的皇甫火闕好一會兒,當場揚起唇線。

洛唯一訝,聽見這種事的天霽他......竟然笑了!?為什麼?

皇甫火闕則是感到忿怒不平,這老三的本性難道就這麼冷血嗎!?他真是看錯他了!

眼神清明地來回梭巡著兩人的眼神各是代表什麼意思的皇甫天霽忽地扯唇,淡漠地說:「反正老五又不需隨軍,所以你的人還是必須去找他看,聽明白了嗎!?」冷冷地咧出笑,皇甫天霽在說畢之後便轉過頭去,等到洛唯明白皇甫天霽那於瞬間露出的那抹笑代表的意思之後,他便憂慮地靠了過去,想要伸手擁住他卻被當場拒絕。

僅此拒絕性的一眼,便讓洛唯的心神為之震顫,「天......」

「別碰我。」

然而,慢了半拍的皇甫火闕這才回神過來,高興地兩掌一擊:「對喔!謝謝你了,老三!」語畢,便直接轉身衝出霽晴殿外,打算去找那個自稱神醫的庸醫回去醫治他的小雪,只留下兩兩相對卻無言的洛為與皇甫天霽。

「......」洛唯望向皇甫天霽,一抹歉疚的神情浮上臉龐,無聲地看了他好半天才緩聲開口:「那個......對不起。」

「不需要。」

「天霽......」洛唯苦笑。

「你出去。」

「我不要,你又不聽我把話說完......」

「你既然不相信我,又為何要解釋?」背過洛唯的皇甫天霽冷哼。

「你別這樣嘛!天霽......」洛唯強迫性地扳正了皇甫天霽的臉龐,而後神情一震,因為他看見了他臉上委屈的淚水正滴出眼眶,「天霽!?你別哭啊......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你,我只是想知道小雪是誰而已!」

「......」皇甫天霽抬首怔然地望住洛唯,「是嗎?」

「嗯!我還以為你為什麼聽見那個叫小雪的人就笑得這麼開心哩......」洛唯當場不悅地噘嘴,教皇甫天霽頓時傻眼,難不成洛唯是在......吃醋!?

「對啦對啦!我就是在吃醋嘛!」洛唯捧著頭跑到一邊哀怨去,「天霽是我的,所以你只准看著我!」

怔了怔,皇甫天霽覷著在轉眼間就將他壓平的洛唯正親暱地以吻磨蹭著他的頸子,撒嬌地宣稱“你是我的!”的這句話時候,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而微微地泛起一抹甜笑,那表情純真豔麗地讓正巧抬頭的洛唯看得目不轉睛。

「呵呵呵呵......」

「笑什麼啦你!?」洛唯扁嘴。

「別壓著我了,快點起來吧!」抿嘴笑著的皇甫天霽以掌推推洛唯,奈何洛唯耍賴,硬是不肯,最後沒轍的他只好投降,當場祭出法寶讓洛唯聽命:「要是你不想知道你要找的人的下落,你可以繼續壓著我。」話一說完,沒想到洛唯立即自皇甫天霽的身上彈了起來,滿面詫異地望著底下正燦爛微笑著的皇甫天霽。

「咦!?你知道杏藍在哪兒了嗎!?」

「當然!」皇甫天霽神秘地笑著點頭,「我一直都曉得。」喃喃自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