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洛唯被趕出內室裡頭之後,踏著緩慢的步伐來到殿裡的廳上,沒想到一抬頭就看見皇甫天霽最信任的護法──玄大哥正追著一個男子進殿來,而且臉上還有抹不贊同的表情,一邊跟在男子身後勸阻著。

「四皇子殿下,請您等等──」追著一臉急沖沖的皇甫火闕來到洛唯的面前,玄跟著走在他前頭的皇甫火闕停住了往前的步子。

洛唯皺眉擋住了兩個人的去路,問:「玄大哥,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喂!你別擋著我的路,我要去見老三──」一進入霽晴殿裡之後便一陣嚷嚷著皇甫火闕焦急地說著,但是在洛唯故意伸臂阻攔下,皇甫火闕也不得其門而入。

「小唯......」後頭的玄見皇甫火闕暫時被攔住了而微然鬆了一口氣,喚道,「四皇子殿下說他有要事要找主子。」

洛唯望著面前老是毛躁的四皇子,瞬間板起了一張臉色,緩慢地開口輕聲說道:「天霽正在裡面休息,請不要去打擾他。」

「可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你快讓我過去!前幾日我本想來找老三的,但是很奇怪的是不論我怎麼走就是找不到霽晴殿入口的方向......」皇甫火闕忍不住探頭朝內裡望著,一邊抱怨一邊露出一副緊急的模樣,讓玄與洛唯聽了皆皺起眉頭來。

玄與洛唯登時瞭解地頷首,想必是皇甫天霽讓魚精里禮設下的結界當時還未撤除的關係,所以宮裡的任何人都無法找到被隱藏起來的霽晴殿,更不用說是想要見霽晴殿主一面了。

「是什麼樣的呢!?或許我可以幫忙四皇子代為傳告......」洛唯說。

「不行!事關重大,我想要親自問一問老三──」

「四皇子殿下......」玄攢起眉尖。

「天霽他人不舒服!」洛唯隱隱發怒了,覷著說不聽的皇甫火闕,冷聲:「你不能進去。」堅決。

「四皇子殿下......」正當玄想要開口接下些什麼話的時候,忽然自內裡傳出一道特赦令,當場讓皇甫火闕免去了動武,強行進殿的這個結果。

「玄、洛唯,讓他進來吧!」

於是,玄與洛唯兩人互看一眼之後,便領著歡天喜地的皇甫火闕走進內殿;此時的皇甫天霽已然正色地靠在床柱邊沿,蒼白著一張臉望著進入房裡的三個人,扯唇:「老四,你到底有什麼事是需要我替你解答的!?」

眼見皇甫天霽正虛弱地靠著的洛唯忍不住奔到床邊,擔憂地望著皇甫天霽;但是皇甫天霽理也沒理,更不曾收回自己落在皇甫火闕身上的視線,僅是睜著一雙漂亮的碧眸望著冒失的老四直瞧。

皇甫火闕撇撇唇,懷疑地問:「我說老三,你究竟跟父皇說了些什麼!?為什麼他只准我留在宮裡不用御前領軍,反而只要太子隨行!?」

意料中的皇甫天霽忍不住哂笑地一個勾唇:「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我也只是按你的希望這麼做而已。」把話說得很輕鬆的皇甫天霽望著老四皺起眉頭,將疑問的目光再度拋了過來。

其實他什麼都沒說,只是利用玄燄國上下都很迷信的這一點而已。

「那為什麼你要父皇一個月之後再行出兵!?他要拿下的地方可是你的母國啊!」皇甫火闕忍不住喃喃著,他實在是不曉得老三的葫蘆裡頭賣的是什麼藥!

「那又如何?」沒有正面回答的皇甫天霽微微彎唇,問。

「難道你不擔心淮北國的安危嗎!?」皇甫火闕一邊驚聲、一邊瞪眼,望著皇甫天霽那副無關痛癢的樣子,狐疑的情緒登時愈滾愈大。

這老四難道是病到頭殼壞了嗎!?

「呵。」皇甫天霽涼笑一聲,忽而垂下眼睫,嗓音頓時聽來輕柔無比:「這是天命,一場沒有辦法避過的災禍。不過,若是在一個月之後,情勢很有可能會被扭轉......」暫時無能為力的他也只能跟著賭上一賭。

「老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