赧顏地咬著下唇,皇甫天霽那雙閃爍的眸光掠過一絲無法分辨的光點,「你──」

洛唯維持著燦笑:「那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被眼前綻放的笑臉給刺得雙眼有些難受,皇甫天霽最討厭別人逼問自己,尤其是這種他連口都開不了的尷尬問題,忍不住怒氣一來,鼓著氣忿的兩頰狠瞪了一眼洛唯那堪稱愉悅的表情,悶聲低吼道:「還不快點起來,你真是重死了!」

知道皇甫天霽正在逃避他的問題,洛唯忍俊不住地笑了兩聲:「呵呵呵......」

不說點話來反駁他嗎!?那麼天霽的意思就是──

怒火一熾,皇甫天霽伸手拿過頭頂上方的枕頭就砸上洛唯的那張笑臉上,紅雲滿佈上一張絕塵臉龐:「你笑什麼笑!?」

雖然被軟軟的枕頭給丟中臉不會痛,但是如果他的情人一直是這種野蠻女友的模樣,他有天也會受不了的。

於是,緩慢起身的洛唯還是維持著那張臉上的可愛笑容,而後從容地拾起掉在身旁地板上的枕頭,再度替皇甫天霽擱回他的床上,一邊笑著說:「天霽,你都多大了,別像個孩子一樣把東西亂丟。」

「要你管!」橫了眼洛唯,感到彆扭的皇甫天霽咬唇地支起上半身,然後在床上坐起,隨手就抓過身上的薄被,一樣往洛唯的方向丟去,最後生氣地看著被子在洛唯的腳邊無力地躺下,瞪眼:「這裡可是我的霽晴殿,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你有什麼意見嗎!?」

皇甫天霽的雙頰給怒氣漲得紅通通的,在此刻看來好不豔麗,結果,洛唯又看著這樣子的皇甫天霽發上了許久的呆,直到他腳邊傳來一道刺耳的碎裂聲與一句像貓似的吼叫為止。

「不要一直盯著我瞧!」赧紅著臉的皇甫天霽怒吼道。

「那是因為你很漂亮嘛......」委屈地說。

聽畢的皇甫天霽立即赧顏,雙手心虛地捂上臉,「那、那你......你不准再看!」這句話讓洛唯忍不住望著皇甫天霽微笑起來。

被點名的洛唯只好聳聳肩,「好吧!」......皇甫天霽果然是個皇族的殿下。

「現在你可以出去了!」把自己整張熱燙的臉全用枕頭遮住的皇甫天霽只露出一雙漂亮的碧眸,此時挪動著靈活的眼珠往洛唯的方向望來。

「為什麼?你的身體又還沒好......」洛唯好奇地笑問。

皇甫天霽當場開口打斷洛唯未竟的話:「我說什麼你就得聽什麼,這裡還是我的地方。」

洛唯苦笑地瞥著腳尖前被它的主人扔過來且墜地碎裂身亡的可憐瓷杯,很無奈地搖頭、歎了一口氣:「是、是、是,我知道這裡是你的地盤。」

「哼!」

覷著皇甫天霽撇首又尷尬又不悅地冷哼一聲,洛唯隱忍著滿腹的笑意,而後從容地退出內室,臨走前還留下一句話,「我去給你找點吃的。」

皇甫天霽望著洛唯離去的身影,忽然間沉默下來,撇過了赧紅的頰、垂著眼睫,抿唇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