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文+心得筆記:一鳴天下/于晴


今早啊~爬上我家天空部落去看一看,沒想到我家的親給我寫了留言,問我說茶坊會接文是不是近日心情下的產物?

是說~我沒那麼無聊啦!如果是因為心情而寫,通常只會有一篇文吧!(死~因為我討厭寫長篇故事哩!= =b 呵~)所以,我跟她解釋,這只是因為霏霏的影迷跟我催文的緣故,我只好生番外給她看了~(汗)而她看完之後還說就算只有番外篇她也看得很歡樂,然後再問我何時會寫茶坊的續文......(無言ing~)= =|||

這是變相催稿......(倒)您真是好大的胃口啊~這位姑娘~(冷汗)只可惜我主要是寫BL的,所以霏霏暫時被我冷凍了。=v=a......請不要來追文了~感謝。

***

心得筆記:一鳴天下/于晴


這本其實是《閒雲公子》的前一部故事。

他跟她是無血緣的姑姪關係,他的生父是閒雲公子,生母是魔教妖女皇甫澐;而她是閒雲公子的義妹,按輩份算來,她是他的小姑姑。

公孫要白一如雲家莊給外人的印象那般,是個絕塵的小姑娘,還記得她幼時便已有驚人的美貌,未來想必是個足以容登江湖美人冊的美人首位,但是她的姪兒卻說那樣的美貌也只是紅顏薄命的代表而已。

躲在窗台下的她聽見了,忍不住哭了出來,只因眾人皆愛美,但卻從未考慮過美人美物的心情;因為她雖然貌美如花,體內卻是盤據著血鷹之毒,日子不多了。

公孫顯為了她,自幼年開始習武,但是後來卻發現他功力進展太慢,他的小姑姑公孫要白根本等不到他功成至無人能敵那麼久,於是他請來娘親皇甫澐教授他旁門左道,即使被所有人誤會也不在意,因為這麼抄捷徑也只是為了保住他此生最愛的人。

在被毒素啃蝕的日子裡,公孫要白的淚流了再流,努力地吃著東西只為了餵食腹裡的毒蟲,這種非人折磨她一點也不想記住,但是她的記性卻是天生的一等一,若不是有公孫顯的支撐,她早就放棄尋活路了。

她明白公孫顯對她的心意,允了親之後,他便開始在外找尋足以消滅她體內毒蟲的方法,只是想要再伴他一陣子......。

『大部分的人沒辦法選擇留在身上的印記,但這齒痕我可以選擇要不要留下。』
>>這是那日她想放棄希望、勸公孫顯在她走了之後再另娶他人時,公孫顯在她臂上留下的咬痕之後所說的話。

的確是如此呢!自小到大,生身父母、出生環境都不是我所能選擇的,就算被捨棄了也只能無能為力地遵從,在人生裡頭,自己莫可奈何的地方實在是很多!不過,也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想要為自己做點什麼......

我想,當一個人的記性好到跟公孫要白一樣、過目不忘之時,那是最大的喜樂也是最大的痛苦。如果,無論經歷過什麼都無法容易地遺忘,不管情傷或是其他傷痕也好,無法忘記當初的痛苦其實是件殘酷的事情。

或許,我該慶幸自己的記憶力並沒有好到這樣的地步。起碼我想遺忘的時候,多半可以遺忘,雖然它不會永遠消失,但卻可以避免再度去回想。

路,是人自己走出來的。

也就是如此,公孫顯以毒攻毒,救活了公孫要白。

只要自己願意,任何的絕路都可以轉成活路,只在於自己的心態而已。

把握自己該做的與能夠做的事情吧!

PS.我對於公孫顯與公孫要白的那些對話感到有趣,公孫要白問:「顯兒,你想留名嗎?」

「妳說,依我的背景,想要留下美名,得刪去多少冊子?我不留名,只想留命。」

美名啊......那個重要嗎!?(笑)那不過是某部份人眼底的虛幻而已。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