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二十二回  逃離

那天晚上回到城堡裡頭之後,想了一夜沒有睡著的花白,在隔一日避開了城裡巡邏守衛的盯梢,帶著強大的決心,再度來到了玄冬的住處。

仰頭望著四周紛飛四落的萎黃枯葉,花白無語地握緊了手上的長劍,接著邁開步伐穩健而冷靜地走向屋子的方向。

哀莫大於心死。

睜著一雙空洞無神的雙瞳,此時的花白覺得這一切再也毫無意義了。

一旦他殺了玄冬之後,他也就沒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他輕巧不驚動任何人地伸手推開了屋子的大門,然後帶著死灰不燃的表情長驅直入屋內。

......玄冬呢!?

花白望了望安靜無人的四周,忍不住瞠大雙眸,漆黑的眸子裡頭游移著驚愕,難道玄冬知道了他要前來取他的性命,所以他......逃了!?

在愣了愣之後,花白猛然搖頭,神色戚然而哀傷。

不、不對。玄冬根本就不是會逃避的那種人......

正當他在心底推翻了自己這個可笑的想法之後,花白意外地聽見了自他的面前傳來一道帶著疑問的聲音。

「......花白?」

花白瞬間震愕地抬起頭來,瞪住玄冬臉上那抹明顯屬於訝異的神情。

「玄──」

玄冬抿起唇來瞅著他,目光顯得十分堅定而平靜:「......你怎麼來了?」

玄冬的問句當場問住了花白,讓他只能好一陣無言地盯著他看,心頭像是發酵似的慢慢泛起疼痛,無言:「......」覷著玄冬那張總是面無表情的面容,他竟然發現自己就這樣隨意決定了玄冬的生死,這麼做的他是不是太過自私了!?

玄冬也是人啊!他跟那些被關在地牢裡的罪犯一樣,受了傷都會流血的啊!他到底是玄冬的誰,為什麼就這麼隨便地替他決定了他的未來!?

──他究竟有什麼樣的權力!?

花白的眼前一片模糊。

玄冬不解地再度呼喚:「花白?」

沒有回答的花白,用力地握住了長劍的劍柄直到手指發白。

「你怎麼了嗎?」

低垂著頭的花白突然咬緊牙,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劍尖指向玄冬微露詫異的面龐;然而,他最後卻是無力地垂下了握劍的雙手,用淚眼望住眼前面龐已然模糊的玄冬,任由長劍脫出手中,鏗鏘有聲地掉落在地:「......我辦不到!」

玄冬無言地瞪大雙眼。

花白無助而哀淒地掩面大吼:「我辦不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