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天際大鳥遨翔凌空飛過,潔白雲絮隨風飄動,風聲造出滿樹沙沙聲響,有情還似無情地回應著天邊驟起的鳥叫。

那年,他的身份已是萬人之上的皇帝,而他卻是個即將奉令遠行的將軍;他一身金黃錦衣立在御園裡的一株楓樹下,與一身戎裝的他對望著。

他的那雙眼、那對眉,似是再世的先皇陛下,只可惜他若知道了他這麼想,可能會毫不留情地轉身就走。

他微微苦笑著,終究還是主動打破了沉默開口:「你......自己保重。」喉嚨底部原本有著千言萬語未說,但是望著眼前面色一如往常冷肅的他,他卻說不出來。

他淡淡地望住他一眼,彷彿要將他的容貌刻於心上般的專注凝視,雖然不願挪開目光,卻還是微微撇眸避去;或許他正打算記住他是因為他永遠不會原諒他這個在登位之後便不顧情份將他趕出火奴奴國的手足。

「......臣想,該保重的是皇上您。」不再看他一眼,他隨即轉了個身,然後不慌不忙地踱離,因而他到最後還是沒有發覺身後那個人露出一臉哀傷、想要留住他的表情。

在他還沒走遠之前,他還是忍不住出聲了:

『如果記得我會讓你感到痛苦,那麼,就將我忘了吧......』他俊美的面上帶著一抹不容錯辨的笑容,笑中帶苦地說。

『只可惜,我就算想要忘記,也忘不掉......』他說。

那日的記憶仍舊鮮明得刺痛了他的眼,恍若刻在心上的傷痕,他一日不曾忘記,而今......

仰首覷著秋意濃郁的天際,彷彿那個人離開王都之前那般明亮耀眼,水無情勾起唇角。

那個男人......他即將要回都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