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八章第六節/不速之客 (附記:......= ="") 

 

媚娘的眸光閃爍著貪婪的光點。

尹容一抬頭便發覺了,但是他的表情仍舊清冷而不動如山,「我們要找的那個張結草......早就死了對吧?」

斂起剛才不小心四散的笑意的媚娘哼哼一笑,「怎麼你還是問出這樣單純的話呢!?我可是狐精哪,哪有精怪不害人的呢......」

「有。」

媚娘皺眉地看向他:「什麼?」

「害不害人是由妳自己決定的。」尹容瞅著她,淡定地說。

聞言之後,媚娘忍不住哈哈一笑。

「你真的是個無知的大少爺呢......你們這些人不是都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並且不給反駁餘地就擅自將我們全都列位於該打殺之流嗎!?」舔了舔唇的媚娘朝著尹容頻送秋波,見對方露出有些厭惡的表情避開,她忍不住神色微慍。

想她可是精怪類裡最惑人的,為什麼現在卻得讓一個無知的人類如此侮蔑!?看來還是直接吃了他好......

尹容回眸瞪她:「那是你們自作孽......」她不停地踩他的底線,就算一開始他不打算跟她計較,現在也不得不火上心頭了!

「你畢竟是人,我們無法溝通。」媚娘冷冷一笑,在尹容驚訝的時候現出滿嘴利牙,尾巴也長了出來。

「終於要現出原形了是嗎......」尹容沒有驚慌也沒有大驚小怪,只在訝異過後冷冷地出聲。

媚娘不滿他的淡然,低吼一聲便朝著尹容撲了過去;尹容急著閃避,腰間卻是不注意地撞倒了桌子,那桌子被掀倒之後,媚娘微側身避開,跟著一把撲向因為狼狽閃躲而絆倒在地的尹容。

說時遲那時快,在尹容發現自己有可能即將慘死於狐精嘴下的時候,這當口卻從窗外躍進一抹人影,跟著就翻到他的面前大喝一聲,他只聽見狐精悽厲的一叫與眼前突然降落的一抹雪白身影。

「幸好趕上了......」將手中的桃符籙給擲了出去的江臨水一臉好險的樣子,看著狐精在他眼前發出一聲慘叫,跟著施法揮開了他丟過去砸妖怪的桃符籙。

看來那桃符籙的確是擋不了多少時間......

「......快走!」江臨水見狀,趕緊回身拉起一臉呆滯的尹容欲往房門口走,無奈被脫身的狐精攔住,他立即反應快速地再扔出一張寒冰符,當場凍住了狐精的兩腳,讓她暫時動彈不得。

沒搭理狐精忿怒的嗤叫聲,尹容吃驚地望著江臨水在當下走神的模樣,驚訝:「你......你怎麼......」

此時的江臨水一身女子素衣,就連整齊的髮髻也拆了,隨意地攏起了一頭烏髮垂綁在背後,襯得原本那張清麗面孔多了點謫仙下凡的味道,讓他有點驚豔。

察覺尹容的目光正打量起自己的裝扮,江臨水於是抬眸瞪他:「還不都是為了要救你──」話尾未落,他眼角餘光已經瞄到狐精解開了他的寒冰符,往這兒撲過來了;於是他驚了一下,連忙扯著尹容閃出屋外,跑上幽暗的長廊。

狐精不願善罷甘休,直追著兩人到後園。

聽得耳邊呼呼風聲漩過,江臨水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還直皺眉,跟著在懷裡摸出他之前抽空畫好的五雷符,當下將尹容擋在身後,捻著符紙催咒喚來天際道道金色光芒;那眩目的光光讓尹容差些睜不開眼,只見江臨水站在原地大喝一聲:「五雷正法!」

緊接著是那道金芒像是有自己意識般地找上了狐精,在她身上狠狠一劈,躲避不了的狐精在當下發出一串慘叫聲之後就瞬間灰飛煙滅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