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當他思畢,回過神來的瞬間,耳邊聽得一陣來自守衛的響亮匯報:「稟皇上,車騎將軍已經回返國都,現在已在宮外候旨覲見。」

水無情一身錦衣,於風中旋身過來,黑色且披散在肩後的長髮隨風飄然揚起,一臉似笑非笑的神情,以那低沉好聽的嗓音輕道:「宣。」

「遵旨。」

當守衛退了下去,水無情也跟著轉身回殿裡,隨意地讓人在他身上搭了一件衣袍後,便再度回到了原地,沒想到那人已經站在原地等待他了。

不知該用何表情面對這個人,水無情神色複雜地踏著極為緩慢的步子接近他。

沒想見,因練武而耳力特好的他,在聽見身後那道悄然接近的足音之後,竟馬上回過身來了,那張俊美剛毅的臉孔與仍舊那般直挺的身姿,在他那年離開之後似乎沒有什麼改變,他坦然地面對著他拱手折腰:「微臣見過皇上。」

「免禮。」水無情當下怔了怔,瞅著他一頭束好的髮,微彎的上半身,忽然不知道自己見了他後又該說些什麼。

這幾年來的別離,好像並未存在,他一如當年那般,對他彎腰屈膝,什麼都沒有變;他還是他,而他也還是他。

抬頭的他對上他有些呆住的雙眼之後又撇開,改而皺起眉頭地打量起他的穿著:「皇上,您穿得太單薄了。」國都的秋天並不似中原風國的秋天那樣天高氣爽,而在這種秋意瀰漫的日子裡,四竄的冷冷涼意可會讓人染上風寒的。

還有......他是什麼時候喜歡將衣襟亂開了!?

「朕不要緊......倒是你才剛回來,一路上辛苦了。」水無情兩言三語地推了開去,那張刻意裝出無事的神色看來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但是他只當作是兩人隔了幾年之後再見的尷尬而忽略了過去。

「多謝皇上關切。臣並不覺得勞苦。」

「是嗎?那就好......」擠出了一抹笑,水無情趕忙撇首迴避著他的注視。

哎......明明他沒做什麼虧心事,幹嘛要這樣躲他呢!?

有點莫可奈何地苦笑著,水無情在一陣歎息之後,說:「另外,朕已得知這場戰事的結果了,這次辛苦你了,臥炎。等明日,朕會在朝上論功行賞。」眼神閃爍著一抹光點,讓李臥炎根本摸不透他的思考。

「陛下,微臣無功不受祿。」

水無情的眼角瞥了他一眼,「不。」

「微臣愚昧,還請皇上明示。」

「你領了精兵十五萬對上風國,但因朕的皇弟水無痕陣前倒戈,這才成了兩敗俱傷的局面。」水無情歎著,一邊望著他,「臥炎,我皇弟可有回營回朝?」

「......」李臥炎無語。

「朕想謝你放了他。」水無情垂睫、真心地微笑了,「他的心既已不在火奴奴國,那麼就隨他去吧!他不回來也好,我只希望他選擇的那個人能夠替我這個不盡責的兄長好好地待他。」

瞥了李臥炎不語的模樣,水無情半是歎息半是無奈地搖頭喃喃說著:「不過嚴格說來,他還是給我這皇兄捅樓子了,真是傷腦筋啊......看來你的獎勵得要私下找個藉口送去給你了。」

「陛下。」不帶感情的平板聲音一出,隨即招來水無情回首一瞥,「微臣並不需要......」

水無情隨意地一個揮手,「就這樣了。」他決定的事不會改變。

「......微臣謝過皇上。」見水無情堅持,李臥炎也只能屈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